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7-06

近日,中国首档卫视平台播出的汽车专业测评节目《汽车评中评》正式推出,受到了广大汽车爱好者和消费者的关注和好评。据悉,《汽车评中评》是由闻视频和贵州卫视联手推出,在优酷、易车网、微博等多媒体互动播出的汽车类评测节目。它不仅将打造汽车+的产业链和国内汽车生活的优质内容的生产和服务的平台,还将大大拓展了生活类服务节目的疆域,推动了垂直视频内容的发展。

挑车效率低成消费痛点

在《汽车评中评》之前,汽车传统节目也已经陆续在卫视平台播出,但存在诸多短板。中国社科院新闻研究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凇就以“专、散、硬”来描述这些硬伤:过度专业化、过硬的宣传、过散的生活。而且缺乏公信力的痼疾使得公正的评估属性的价值体系难以建立,进而导致了消费者挑车效率低下的痛点。

为了解决汽车消费领域的痛点,闻视频在设计《汽车评中评》之初就坚持真实评测、深度挖掘、寻找真相的节目定位,将“权威解读、关注新车、聚焦热点、矩阵传播、尖锐视角、洞察点评、引领消费”确立为节目的核心。

目前,该节目在每周日晚七点半的黄金时段在贵州卫视播出30分钟的评测内容,每期节目都会关注一款热点新车,并从汽车厂商数据、消费者体验、实际使用测试等多个维度进行权威评测,给市场提供权威性评测指引的同时推动社会力量共同维护消费者的权益、推动汽车行业的发展。

大数据技术、评价体系成核心武器

为了保证评测节目的权威性,闻视频特别从央视和卫视中邀请了专业人员组成了强大的团队。这些人员曾创办过“315晚会”、经济年度颁奖盛典等全国标杆性活动,在评测领域具有过硬的行业口碑。此外,他们还推出过《创新之路》、《跨国并购》等财经类纪录片和《幸运52》、《非常6+1》等综艺节目,对于视频和节目制作具有丰富的经验,有助于将《汽车评中评》打造成既权威又好看的电视节目。

在制作上,闻视频也将诸多尖端技术引进《汽车评中评》。它在演播室采用了先进的AR增强现实技术,拍摄上采用了各种高端设备,测试上采用了先进检测仪器,让评测的每个细节都巨细无遗地展现在观众面前。此外,闻视频还专门研发了CSSS系统,通过一系列的人工智能工具,对大数据进行分析、评估、解读,将传播点与观众的关注点、内容生产和节目运营完美结合起来。

此外,闻视频还跨界合作易车网建立了自己的评价体系,实现了信息共享、数据开房。该体系不仅建立了八大维度、42个测评的完善系统,还将评测方案交给不同的人实行。如车辆的外观、设计、空间、内饰交给消费者评价,把动力、性能、安全交给行业专家和权威的检测机构来测评,如此就最大程度保障了评测结果的真实性和公信力。

垂直视频领域展现新格局

闻视频不只是要打造一个权威性的汽车评测节目,更是意图构建“汽车+”的产业链和内容体系。除了《汽车评中评》,闻视频在卫视推出了大型汽车野营明星真人秀《勇往向前》,在线上推出了《超级挡位》、《四驱穿越》等产品。此外,它还充分发挥自身制作短视频的优势,在优酷、易车网、微博、微信等平台进行深度传播,利用全媒体矩阵推动一个汽车生活优质内容生产、服务平台的最终建立。

在宣传营销上,闻视频及《汽车评中评》也开创了新的模式,为视频运营拓展了空间。冷凇表示汽车广告存在“硬广少人看、冠名契合弱、植入尴尬多”的痛点,而该节目打破了广告的界限,让节目不仅具有“体验即植入、榜单即营销”的价值,而且为公众号营销、帮观众选择的未来模式开辟了道路。而且全新的营销广告将有助于提供场景将粉丝转化为用户流,将手机用户转化为商业价值。

作为一款汽车类垂直节目,闻视频的《汽车评中评》也对垂直视频内容的发展具有建设性的意义。在垂直领域,美食、美妆节目成为卫视播出的常客,而为数不多的汽车类节目也多以真人秀和竞技为主。而《汽车评中评》不仅以评测类节目首次入驻卫视平台,而且首次采用了台网互动的形式,将视频大战首次从剧和综艺引向了垂直内容,这势必将改变未来视频内容的格局。

李彦宏坐着无人驾驶汽车行驶在北京五环的路上的照片,在一天内快速传遍整个互联网圈子。同时也让百度的AI大会狠狠刷了一把存在感。陆奇刚刚接棒百度半年之后,在人工智能领域,百度就交出了这一张称得上是漂亮的成绩单。

经过陆奇的强势梳理之后,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把百度内部和汽车相关的两部分业务顺利整合到了一起,形成了合力。这次对无人驾驶汽车项目罕见公开的展示被认为是百度做完内部梳理,要开始发力的信号。特别是本次大会陆奇对百度未来的AI发展做了清晰的定调——百度将会成为人工智能平台,并用健康稳定的商业模式寻求共赢。

在自动驾驶领域,百度将推出Apollo计划,在后台提供百度大脑和智能云,为汽车带来自动驾驶未来。在端上,百度通过由度秘升级来的DuerOS作为交互平台,可以嵌入任何一个平台,提供有效服务。从汽车领域拓展到各行业,百度想要以开放合作的形态,将人工智能进行商业化拓展,为传统行业赋能,达成和客户的共赢。

业内不少人评论认为,百度是目前国内最有可能将人工智能平台化,生态化并进行输出的公司,也是最有可能成为国内AI发展风向标的公司。

为什么是百度

在BAT中,最有可能在AI时代继续成为行业引领者的,是百度。近日出炉的《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实力调研报告》显示:百度作为领军者的地位难以撼动,在由机器翻译、语音识别、图像识别、云计算、自动驾驶、大数据等人工智能子类别组成的整体比拼中,百度整体优势明显。

在之前深圳IT领袖峰会上,李彦宏、马云、马化腾都出席并且就AI话题展开了交流。马化腾也认可,目前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业务发展上,腾讯做的不如百度,“发展人工智能,需要场景、大数据、计算能力和人才等四个要素缺一不可。”

而这四项,恰恰是百度的优势所在。业内的共识,人工智能的基础是云计算和大数据。而大数据方面,百度作为搜索入口,多年来旗下包括百度百科、百度知道、百度地图等等一系列的业务,已经累积了大量的用户数据、行业数据、定位数据……,百度的数据吞吐量之大,很少有公司可以与之媲美,陆奇这次的演讲透露了百度有百亿级的定位数据,万亿级的搜索数据。而且几亿网民还在每天贡献海量的各类数据。拥有足够多的数据支撑,对于百度来说,人工智能的门槛天然就比较低。

同时,因为百度本身就是做搜索出身,对于数据处理能力本身就有要求,提升计算能力是百度业务架构的基础追求。搜索就是人工智能的早期属性,百度在数据处理能力,计算能力上,一直投入提升了17年。在应用场景上,搜索出身的百度在信息智能分发,人机交互上有切实的需求,而AI的发展也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其核心业务、搜索、信息流、手机百度……

最重要的是,百度很早之前就开始了大手笔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几年间投入了两百亿推动发展,网罗了相当一部分相关领域人才。百度有超过2千多个AI研发人员,拥有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多位泰斗级人物,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遥遥领先,还建成了世界一流的AI研究所。前不久《福布斯》杂志曾刊文“These 20 Leading Technologists Are Driving China’s AI Revolution”(推动中国人工智能革命的20人),在20位中国AI领袖评选中,当选的人里在百度供职的达7人,如果加上百度的前员工,一共有10人曾效力于百度,相当于推动中国人工智能革命的前20人中,一半的人是百度人。

有人才,有技术,有资金,有数据,有应用场景,有需求推动,老板还尽全力支持推动,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加上“在人工智能上混不出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的破釜沉舟,百度怎么可能不领先。

被带节奏的AT

如今在国内一说起人工智能,最大的标杆就是百度。而在市值上已经是好几个百度的腾讯和阿里,在人工智能方面仍然被带节奏。在人工智能软实力的渠道声量对比中,百度声量的高达33.4%,排第二位的腾讯和第三位的阿里加起来也只有26.1%,没有追上百度。

一方面固然是百度all in AI确实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露出比较多,一方面也是因为腾讯和阿里在人工智能的探索上还比较局限,更多的是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去提升已有的应用场景体验,并没有利用它们去发展建立新的场景。

比如说阿里,依托阿里云的技术,阿里推出了YunOS系统,希望通过这个操作系统可以覆盖部分未来的物联网,YunOS接入了手机、电视、机顶盒以及一些智能家居产品,主要的功能却变成了去获取更多使用场景下的用户数据,来帮助完善阿里系的数据生态。而不是通过对操作系统的体验强化,来帮助产品实现更好的性能,让用户满意。

腾讯的主要基因是游戏和社交,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发展也没有离开当前业务的应用场景。特别是在2016年前,基本都是业务应用驱动。比如腾讯社交网络事业群2012年在上海成立了腾讯优图实验室,主要从事图像相关的研发。之前微信AI团队在北京做人工智能的一些基础和应用研究。即便是目前,腾讯在AI上面的考虑也主要是结合腾讯独有场景和业务优势提出内容、游戏、社交和平台工具型AI四大应用探索,在这个前提下基于AI四大基础研究方向: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开始发力。

BAT三家公司中,危机感最重的百度目前在AI领域跑得最快,作为技术领先者也最愿意以开放的心态进行AI赋能共赢合作。可以说,All in AI更希望能跑出来,更希望能重回巅峰的百度,仿佛依稀有了点创业初期的样子,想用技术让这个世界更美好。我更愿意相信是这股看不见的劲头,在推着百度前进,也是这股劲头,可以回答我们“为什么是百度”的疑问。

2017-07-05

你的手机套餐用了多少年没有变更过了?看到现在运营商们陆续推出的无限流量业务,是不是也在心动想要尝尝鲜?曾经一个月用不了500M,现在随便玩个游戏,看个电影一小时500M不在话下。随着需求的改变,之前的套餐已经跟不上新的需求,但是想要换套餐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用户发现,对不起,运营商总能找出几个让你难以接受的理由拒绝你。比如这个理由——新出的优惠套餐只针对新用户。

你会发现,作为老用户的自己已经沦落成运营商用户体系里的最底层,想要变更业务总是不符合规定不能够办理,想要享受新的套餐,不好意思,你只能掏钱办张新卡。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绑定了一堆APP和银行卡,手机号几乎是自己另一个“身份证”,更换新卡何其困难。于是你发现自己只能被迫成为一个“双卡族”,主卡可能仅作为通讯联络用,副卡才是你的“流量担当”。

于是,一个新的梗在社交媒体圈流传起来,不少运营商新业务被界定为“老用户与狗不能办理”。那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老用户呢?

“屁股决定脑袋”放在这里也一样适用,KPI决定了运营商的运营思路。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新推出的套餐业务只对新用户开放,从本质上是基于公司拉新和维护提升利润率两个目的。

人口红利加速消退,尽快收割新用户才是当务之急

目前来看,移动互联网和流量的人口红利在加速消退,三大运营商都在想方设法加快用户向4G迁移,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的收割更多的4G新用户仍然是目前运营商们最主要的目的。

根据工信部数据,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全国电话用户总数达到15.32亿户,其中移动电话用户13.16亿户,相当于我们国家的人口人手一张电话卡了。可能大家要说了,移动电话都已经这么普及了,还有推广的空间吗?只能说,按照目前的状况,还是有空间的。13亿多的移动电话用户里面4G用户占据了多少呢?有6.86亿户,相当于移动电话用户数的一半,而去年光1-9月之间就净增2.56亿户。这是一个什么概念?9个月里面有将近3亿人从2G/3G的网络更换升级到4G的网络。而后续还有6个多亿的移动电话业务还待升级。

而目前国内的电信主要三大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三家的市场份额,截止去年12月的数据,移动是老大,用户累计达到 8.49 亿户,联通的移动用户总数 2.638 亿户,中国电信为 2.15 亿用户。4G用户总数方面,中国移动达到 5.35 亿户,中国联通达到 1.046 亿户,中国电信总数为 1.22 亿户。三家的差距其实是比较悬殊的。

从上面的这张用户增速表上来看,在4G业务方面,联通和电信12月移动用户净增量加起来才比得上中国移动,联通和电信想要在4G业务用户量进行追击,就需要不断推出更高性价比的套餐来吸引仍然是2G/3G的用户来升级选择自己的网络服务。对于移动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虽然目前具备一定的优势,但是在吸引新用户增量上面,也必须要针对性的推出优惠业务面向新用户来压制竞争对手。

所以,三大运营商在吸引新的4G业务用户这件事情上,都很舍得砸钱。毕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只要你用上了新号码,你总会慢慢主动被动的绑定一些关联业务,慢慢变得越来越离不开这张卡片和这串数字。

老用户跑什么跑,到你提供利润的时候了

而当你成为一个老用户的时候,恭喜你,运营商们现在最希望从你身上获得的,不是你的号码代表的那个新增数量和市场份额,这时候运营商考量的,是你这个老用户能贡献多少利润了。就和我们国家工薪阶级是个税主要缴纳群体一样,老用户是运营商最主要的盈利群体。三大运营商里,中国移动的4G老用户最多,大家可以看到,它也是现在运营状况比较好的。联通和电信因为4G发力比较晚,只能依靠不断推出低价优惠套餐来获取用户,利润收益自然受到影响。

所以吐槽运营商不愿意给老用户升级高性价比的新套餐,站在公司层面想想就能明白了。别逗了,能从你这多赚5块为什么不赚?要知道100M的定向国内流量包也能卖的10块钱呢,把用户套餐都升级了,这些增值流量包还怎么卖?

什么?你说运营商们怕不怕老用户流失。少年,图样图森破,毕竟,你也用了这么长时间了,该绑定的卡,该注册的APP都已经绑定了,更换成本已经逐渐成为你因为资费提升/对服务不满/对套餐不满这些原因一怒之下想要更换运营商的迁移壁垒了。它们知道,即使你有千千万的不满,你想到要重新一张张绑卡,一个个验证就会开始犹豫,万一哪个地方忘记更换电话号造成不可逆的损失,你付出的绝对会比现在忍受不满多得多的代价,这个时候,你还会继续选择弃号走人吗?更何况,连支付宝都把你是否频繁更换电话号作为信用评估的一个维度了。

想要享受别家的新业务套餐?新办一张卡吧。不过请记得,你早晚也会成为它的老用户。

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它啦

论从新用户到老用户的演变,不管是在三大运营商的哪家,基本都是一样的待遇套路。和恋爱一样一样的,暧昧期展现各种优点来吸引你,办了卡确定关系后度过一段甜蜜的热恋期,接下来双方步调可能会逐渐不那么一致。在2G时代,很多人可以爽快的直接选择分手投奔新的运营商。但是现在4G时代,各种APP账号、银行卡、信用背书等等功用的堆叠下,利益将你和卡号紧紧的捆绑在一起。从自由选择开始的恋爱,已经不能轻易的选择结束关系。

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号作为你的另一个身份代表重要度越来越高的时候,只要一天没有开放用户可以携号变更运营商的权利,用户就不能自由的选择运营商服务,也就不能随时选择用脚投票。这也造成了运营商们在现阶段更看重新用户的增长大于老用户运营。

对于老用户们来说,除了买新卡变更不了套餐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原谅它啦。要相信市场不会永远都是增量市场的,作为存量市场一份子的你们,很快就会找回被运营商们珍爱和重视的感觉,毕竟5G时代也马上要来临了,新的一茬收割和洗牌又要开始……

2017-07-04

他们是为了赚钱?好像不是。他们不在乎赚钱?好像也不是。在顺风车司机的道路上,有人享受着快乐,有人艰苦地忍受;有人为了撩妹泡妞,有人为了补贴家用;有人打发了休闲时间,有人在午夜的街头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转……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赚钱对他们来说没有那么重要,顺风车主这么一个新的身份,帮他们充实了生活,为他们找到了一些日常枯燥生活之外的乐趣。

星期三的晚上九点,城市依然喧嚣。从软件大道的公司向外看去,车辆已近零星,“码农“小杨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向公司停车场走去。6月的南京刚刚下了第一轮暴雨,空气里尽是湿粘的味道,已连着过了两个光棍节的小杨擦了擦额头的汗。

九点二十分,小杨开着自己的小Polo来到了新街口去接sunny,也就是他提前选定的乘客。小杨跑顺风车已经有几个月了,除了拉一些顺路的乘客回家之外,他也会在偶尔不想开车的时候搭别人的顺风车。

顺风车主大多不是为了赚钱,也太多没有把自己定义为“司机”的身份。所以他们都会有自己的个性和喜好,他们更愿意认为这是一种“帮忙”的方式。接单的时候,有的顺风车主喜欢搭“前后二十分钟出发”的乘客,因为时间比较随意;有的人喜欢拉同性的车主,因为相处更随意;而小杨最近选择只拉异性。“我当然没有指望靠这个撩妹找对象,只是觉得拉个异性妹子没有压力,心情也会舒畅些”。

作为一名IT民工。小杨的生活两点一线,工作的的同事大多是男同胞,白天对着代码和电脑,晚上回家看电影、打游戏。如果没有女朋友或者朋友聚餐,一个月甚至都不会打什么电话。

但今天小杨失算了。在新街口新百门口,那个叫sunny的女孩携着她的男朋友一起上了车。对于这样的结果,小杨其实是生气的,因为单子上并没有备注说有两个人。但他表面上没说什么,看着后座两个人的卿卿我我无视旁人的样子,小杨一脸心塞。

晚上十点,小杨到达目的地。之后他忍不住向朋友们吐槽:“这种虐狗的行为令人发指!”

“但每天看着不同的人,看看不同人的状态、聊聊不同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的。”小杨认为,“全是工作游戏的生活就太无趣了。”

像小杨这样白天规律的坐班,下班之后做顺风车主的白领们其实很多。

因为薪资没达到预期,阿黄最近辞职了,但因为一时没找上合适的工作,“在家呆着时间长了心烦,最可怕的是一天到头也每个人说话,索性出来接几单活,也挣点零花钱。”

为了排解找工作的压力,也因为家住的近,阿黄成了徐庄软件园里待客队伍里的一员。徐庄软件园在南京有着特殊的身份,这里因为某家公司而声名鹊起、白领众多。深夜的徐庄没了白天的吵闹,却像一座安静的空城,如果不是街旁打着双闪拉活的出租车,你甚至会怀疑这里是不是白天那个熙熙攘攘的办公园区。网约车流行之后,路边深夜待客的载客队伍里,多了很多私家车。

白天的南京市区,车流众多。为了给自己的迈锐宝省油,阿黄会在老婆下班的时候出门,先接送她回家,然后出门接客,直到晚上一两点左右收工。十分钟前,阿黄接到了高先生的订单,“徐庄里面都是白领,这个点有很多刚刚下晚班或者加完班的人。”,作为徐庄软件园里的“某司”前员工,他对这里的情况很清楚。

事实上,相比于新街口、夫子庙等商圈,阿黄也更愿意在一些产业园附近拉活,“因为大多都是小白领,互联网、广告人居多,有共同话题,有时候拉上一些跟自己也会相关的,还能对工作有点帮助。”阿黄称。

阿黄一般用滴滴接顺风车,但这次他用了优步接单。受产品功能的限制,优步车主在接到订单时往往看不到乘客的目的地,因此,在接到高先生这单时,阿黄显得非常忐忑,“最后一单,最好是离家近,要不就得空车往回跑了”。当听到“仙林大学城”这一回答时,阿黄忍不住说“好!那片我熟儿,正好离我家近”。

高先生是阿黄今天的第十位乘客,也是最后一位。加上补贴,阿黄这一个月赚的还行,加上白天能接点创业公司的私活,他很享受现在的状态。

“工作的时候每天重复做一样的事情还挺枯燥的,现在每天都能遇到各式各样的人,聊聊还挺有趣,也算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逃避吧。”,阿黄笑着说,“过一段时间还是得找工作,顺风车做调剂可以,每天做就有点怪怪的了。”

周正是一个富二代,“我接顺风车单纯粹是为了好玩,当然你懂得,也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艳遇。”周正很坦诚。

“现在的很多女孩子眼光也挺高的,她看见你的车很不错的时候往往会放松警惕,先天就会对你有好感。”

周正最常出现的地方是1912。每次他开着自己的奥体A7出现在乘客面前时,都会感受到对方眼神的变化。“当然每次接的人我也是精挑细选的,会仔细看她们的头像,看长得喜不喜欢。同时看看别人的评价,像那些长腿MM、美女、性感的标签比较多的女乘客就是我下手的对象啦。”

周正倒真的是成功过很多次,他的常规套路是通过接送加到对方微信,然后慢慢“搞定”对方。“大家都是出来玩的,你情我愿嘛。顺风车这个方式反而有助于大家互相挑选合适的对象。”周正说,“不过我肯定不会强迫啦,都是会多试探一下对方有没有一样的意思,如果对方接受,那就进展到下一步。”

“有的时候也经常被拒绝,不过无所谓。”周正说,“艳遇这东西纯看运气,这个不行我就换下一个呗哈哈。”

55岁的王叔在众多年轻车主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开着自己的老款君威,经常穿梭在南京的大街小巷。

王叔早年经商做点小生意,家里没什么经济负担,老伴去年去世了,有个女儿在北京工作。自从女儿去外地后,他就琢磨着找个事做做消磨点空闲时光。

然后他就开起了顺风车。

事实上,王叔以前并不喜欢开车,“但现在每天都能遇到跟女儿差不多年纪的人一起聊聊天,了解了解他们的想法,听他们讲讲年轻人喜欢的事情。“王叔特别喜欢这种感觉。

自从女儿不在家之后,王叔总觉得家里空荡荡的,每天也没什么人聊天讲话,“所以女儿对我没事能去跑跑顺风车还挺支持。“王叔开顺风车还有个理由,”也想给年轻人帮帮忙吧,顺风车省钱,帮他们就感觉女儿在外地也会有人帮似的感觉。”

其实,王叔还有一点私心,他想看有没有靠谱点的男青年,好给女儿介绍认识,“年纪大了就操心女儿的终身大事啦,想给她找个对象,正好也能让女儿回到自己身边。”王叔说他自己也觉得这想法很不靠谱,“但没办法啊,身边朋友的儿子们女儿都看不上,她自己又迟迟没带回来个对象,我就顺便操一下这个心了。”

王叔觉得这样开顺风车的日子还挺好玩的,“至少比自己呆着有趣多了。”

90后的小陈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早熟气质。最近他也开上了专车、顺风车。“我开专车的目的很单纯:并不缺这个钱,想认识有趣的人,听有趣的故事,写有意思的文章。”

“我的车不是GLK不是X5也不是Q7,只是很普通一辆小破车。所以,一般叫我车的,都是不浮夸的人,但平实中却有着饱满的故事。遇到过手捧玫瑰接笑靥如花女友的男孩;遇到过因家庭琐事而愤然出走的女人;遇到过感恩父母租车出游的穷小子;遇到过连续熬夜加班精神萎靡的小职员;也遇到过和客户述说宏图大志的创业者…”这些的故事里,既有逗逼的,“一位载过的乘客,发来一段她和闺蜜的聊天截屏。对单身狗的我造成10000点伤害。‘你是不是谈对象了?’‘没有啊,谁瞎说的?’‘我昨天看到一个男的来接你啊。’‘……那是……专车司机……’‘哦我说嘛,你这么美,找个这样的……’”也有忧伤的,“有心事堵着时,就用开专车去打发无眠的夜。”

“我上班带一个人,下班带一个人,不是很好很方便嘛,而且我们的工作是科研类,比较枯燥,认识的人也比较有限,上下班途中能接触到不一样的人生,就是想多一点不同的体验。往俗了说,还补贴了油费,认识了新朋友,挺好的。”

每个顺风车司机的背后,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每一个顺风车的乘客与司机,都是彼此相逢者的关系,走一段行程,听一段过往,悟一段人生。无论是主动想开或者被动想开的司机们,也总有那么些情怀陪伴在自己身边,等到年迈蹒跚的时候,会想起来自己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顺风车司机。

致这些可爱的滴滴顺风车司机们。

2017-07-03

今日头条与腾讯之间的侵权互诉案件最近有了结果,29日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今日头条赔偿腾讯网27万,这起因今日头条未经许可转载腾讯网287篇文章引发的争议,以作品版权所属方腾讯的胜利落幕。这个典型案例结果的落定,说明以内容版权为护城河,仍然是目前资讯类APP争夺用户保持优势的核心。

内容一直是资讯平台的核心生产力

这次腾讯网起诉今日头条未经授权转载文章之前,各个资讯提供方就已经在版权问题上纠缠过招许久了。去年11月,凤凰新闻就以今日头条恶意劫持凤凰新闻客户端流量,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今日头条立即停止有违基本商业道德的恶意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2000万。

传统媒体们早在几年前就不断在起诉今日头条侵权。2014年的时候,《广州日报》、《新京报》、《楚天都市报》、21世纪网等都相继炮轰过头条对自身版权内容的侵犯。直到最近,像是南方日报等媒体,还没有停止对头条侵权的指责。

在版权纠纷的围攻下,以提升信息分发效率为己任的今日头条,也在逐渐转变之前“我们不生产新闻,我们是新闻的搬运工”的做内容路数。到目前为止,今日头条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已经和国内3700多家媒体进行了合作,在自媒体端也重金投入,2015年就提出要让“千名作者收入过万”,在补贴内容生产者上走得很前列,想要通过扶持自媒体作者,来吸引独家的内容资产。

这次今日头条能够反诉腾讯的天天快报,就是因为对自媒体的补贴带来的独家内容,头条认为天天快报未经授权转载了头条扶持的优质作者的50篇内容,这些内容是今日头条通过与作者约定,在支付对价后,才获得的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及维权权利。

在和媒体合作取得转载权获得内容存量外,不管是头条还是腾讯都在内容生产上做文章。头条是通过扶持自媒体和开拓新业务边界,增加了短视频、微头条、问答等内容来加大内容产出;腾讯方面呢,扶持自媒体,发展短视频的同时,也在重视基于自身资源的网媒体系建立,在2016年的年报中,腾讯把内容与社交、游戏并列为2016年的业务策略,今年整个腾讯门户进行了架构调整,在建立新的大原创内容和运营部门。

可以说,接下来的竞争,不管是以什么形式呈现,内容还是重头戏。

头条VS腾讯,谁更有优势?

不过,仅从资讯这块来说,长期来看对战的双方之中腾讯更占优势。

从这次双方互诉的内容来看,腾讯方面起诉的内容,大部分是腾讯网员工生产的作品,部分是腾讯网具有独家版权的作品。而今日头条起诉天天快报的内容,都是其扶持的自媒体生产的内容。未来,腾讯基于自身门户体系建立的自采原创内容优势将带来发展的持续优势。

相信大家都没有忘记今年发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吧。这个从今年的6月开始实行的《规定》提到,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对于自媒体来说,不能涉及信息的采编了。平台在转载的问题上,《规定》也进行了限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要做到从正规的渠道(国家认可的新闻单位)转载,并且也不能进行洗稿重写添减,注明新闻信息来源、原作者、原标题、编辑真实姓名等,不得歪曲、篡改标题原意和新闻信息内容。不仅如此,《规定》还要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也需要设立“把关人”。要设立总编辑对互联网新闻信息内容负总责,这个总编辑需要符合资质,有记者证。

对于已经在采编业务上撕开口子的腾讯来说,这个规定,反而能够让其在今日头条这样一众没有采编权独家内容严重依靠自媒体的平台中拉开距离。腾讯的新闻门户,已经自建了新闻、财经、科技、体育等频道的采写团队。地方新闻方面,从2006年开始,腾讯便开启了区域门户的全面布局,依托腾讯网,在国内大多数省份和当地的媒体建立了大网系列。大浙网、大粤网、大燕网、大楚网等等,依托和地方媒体组建采编团队,获取了大量一手原创新闻内容,形成了独特的区域、商业、生活服务以及政务发布平台。

而对于今日头条来说,专注分发,不自己生产内容,不设置内容取向的把关,依靠用户取向分发的模式,以及在转载、自媒体生产内容一向被冠以“标题党”代表,“低俗化”,在内容供应上势必会受到大量的限制。如果继续以图文资讯为主发展,因为核心原创内容上逐渐显现的短板,后续头条将越来越没有竞争力。

今日头条也看到了自己在资讯类内容发展上的局限,现在也在全力发展小视频以及微头条以及问答。去年今日头条宣布10亿补贴短视频。后面又推出微头条和悟空问答,这个功能基本和微博相似,不用申请头条号,只用注册一个今日头条登录就可以发布了,几百字的内容加上图片。并且还能够分享头条号的内容,作者和用户之间的互动也能够更好的展开。用户上传的,可以是实时动态的见闻和身边的情况,对于未经许可不能够发布新闻的规定来说,可以用UGC的内容以及音视频等更丰富的内容来进行补充。

不过,头条想要扶持的短视频内容,也在遭受版权狙击。在原创和短视频领域,腾讯也在投入重金。腾讯在今年2月宣布将继续投入12亿元,用于扶持旗下企鹅媒体平台上的内容生产者,这笔钱将被着重用在原创和短视频领域。这次和腾讯一起,搜狐也起诉了头条,除了控诉其使用搜狐新闻大量图文内容外,侵权内容列表里,还有搜狐视频大量内容,包括《屌丝男士》、《欢乐颂》等,搜狐认为头条将剧集切割成片断,短时间内自行盗版,或者伪装成“头条号”作者上传盗播侵犯了自身权益。接下来,在视频内容上的版权问题也会加剧凸显。

在争夺用户注意力这件事情上,后续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和复杂,能够影响格局的估计不仅有现在的今日头条、腾讯、搜狐等平台,在政策的加持下,市场化团队的背后,还有虎视眈眈的国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