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9-15

7月,美团E轮融资10亿美金、估值150以美元的消息不绝于耳。然而,短短两个月内,美团就已经连续两次下调估值。目前,美团估值下调为100亿美元左右。曾自诩国内O2O第一集团、中国互联网第四级的美团,估值为何下降了?

团购业务优势不再

在百度糯米和大众点评的前后夹击下,今年上半年,美团赖以起家与立足的团购业务部分,实际增长率仅为138%,增速低于百度糯米和大众点评。

同时,作为本地生活服务O2O领域最为成熟的业务,团购领域的竞争排名差距并不大。尽管美团依旧占据着团购老大的位置,但其市场份额已经出现疲乏态势,市场份额下降明显。

一方面,百度并购了糯米,腾讯投资了大众点评,团购行业的老二、老三纷纷找到了“亲爹”和“干爹”,随即开始向美团发起猛攻。2013年至2014年,百度糯米市场份额从7%涨到了11%,大众点评从19%涨到了23%。反观美团,其市场份额依旧在原来的50%徘徊,这其实就是一种下滑。

另一方面,美团三四线城市阵地被蚕食。美团在三四线城市30%高毛利合作方式,让百度糯米和大众点评有机可乘;同时美团“独家合作”霸王条款、“最低价”杀手锏、15天账期、用户体验差等恶劣行径,让竞争对手有了口诛笔伐的依据。尤其是“千叶烤肉倒闭”事件发生后,美团不顾商户和用户利益的运营模式更加暴露无遗。

面对百度糯米、大众点评的主动出击,美团的几次回击都没有奏效。在增量无法突破,存量被吃掉的情况下,美团团购业务的命运注定悲催。

垂直领域强敌林立

除了团购正面战场被大众点评、糯米追着打外,美团外卖、酒店、电影等垂直领域也遭遇强敌。

外卖领域,美团的对手是饿了么。饿了么虽是创业公司,但已经在外卖领域摸爬滚打超过7年,特别是自去年以来有了大众点评、京东、腾讯的资本和资源加持后,饿了么竞争优势明显,已经坐稳外卖市场老大的位置。

电影领域,引以为傲的猫眼电影正在被腾讯微信电影票、阿里淘宝强势蚕食,2015年猫眼电影交易量达到150亿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酒店领域,美团被百度旗下的去哪儿赶超。美团于2013年发力酒店团购市场,曾经做到酒店领域第一名。但自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酒店领域的第一名就成了去哪儿。到了2015年第一季度,去哪儿网酒店业务增长态势依旧明显,超过美团。还没等美团开始追回市场份额,阿里巴巴推出旅行品牌“去啊”,无疑是雪上加霜。

显然,美团布局O2O制定的每条作战计划都遇到了拦路虎,并未达到预期效果,以集团形式一统天下的大业基本上成了空想。

“烧钱模式”惹的祸

现如今,美团面对的不是千团大战,而是新的O2O大战。“烧钱模式”能让美团在千团大战中所向睥睨,当并非适合O2O战场。不幸的是,美团在外卖、酒店、旅游、电影等领域依旧采用了“烧钱模式”。

此外,各条战线并未形成联动,仅是依靠补贴单独推动,一旦补贴终端市场份额便会即刻翻转。以外卖和团购为例,可以更加看清美团“烧钱模式”的弊端。

一是,在价格方面,外卖用户和团购用户一样,几乎没有一分钱的忠诚度,绝大部分人是“哪家便宜选哪家”。当美团补贴力度下降的时候,用户数就会锐减。

二是,在时效性方面,外卖用户和团购用户一样,对其有较强的需求,而在物流这点上,美团并未高度重视。相反,无论是百度外卖还是饿了么,都极为看重物流体系的建设。饿了么最新的6.3亿美元的投资,有很大一部分要投在物流方面,而百度外卖更是明确要做同城物流,包括餐厅、超市购、药品等,已经基本满足了限时服务需求。

另外,团购或是外卖都只不过是O2O的一个过渡产品,并不能真正汇集用户和流量。因此,美团以团购或是外卖带动其它O2O业务,来整合生活消费平台逻辑并不成立。

因此,以整体服务生活的淘宝作为参照,美团的估值是不科学的,也是没有可比性的。或许美团自身也意识到了这点,才有了拆分猫眼电影为独立子公司的举动。

不可否认,美团2012年在电影领域,2013年在酒店领域,2014年在外卖领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只不过,如今多线开战、疲于奔命、盲目烧钱的美团,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估值下降也就早所难免。

从另外角度讲,估值降低也并非坏事,或许回归正轨的估值才是营救美团的真正“良药”。

【每篇覆盖100万人的科技评论,微博@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微信个人号117821818,订阅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ityubin』】

2015-09-09

今天,宝马车自燃的周鸿祎终于如愿以偿,以一个特别的方式火了,半天时间迅速登上了各门户头条。之所以火,还是与手机有关,此前周鸿祎为了实现自己的手机梦想,不受其他厂商牵制,于是巨资收购了酷派49.5%的股份,成立了一家新公司。

或许大家还有印象,半个月前360才发布了奇酷手机,蜜月期尚未过,周鸿祎的雄心才起,360奇酷的大帆也才刚刚挂好,一切都似乎那么美好,但没想到的是,此时此刻360迎来一个噩耗,那就是酷派早在6月份就暗渡陈仓,将酷派18%的股份以3.52亿美元转让给了乐视网,此时,乐视网已经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

作为行业竞争对手以及相关的协议内容,周鸿祎怒火中烧,在朋友圈愤怒的说“被人捅了刀子”,随后,360在今天发布公告,宣布其日前已书面通知酷派,要求酷派按照股东协议内容,购买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的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

周鸿祎其实是个有情怀的人

360发奇酷手机的时候,我在看视频直播,周鸿祎在一开场说道:“总有人想在后面F****我一下,我先把手机发了,再让你们看看我怎么F****回去。”当时肯定没多少人知道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但这个时候,我们大家都知道了。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的调查,在知道6月份酷派转让股份给乐视后,周鸿祎曾作委曲求全的努力,甚至可接受酷派和乐视在一起的现实,但前提是酷派支持好奇酷做手机,在知识产权、供应链、人员方面要有股东该有的支持。但谈了几个月酷派方的支持一直无法到位,随着乐视介入的加深(进入酷派董事会),酷派与乐视甚至越来越把奇酷当竞争对手而非合资公司看待。在多次协商无果之后,360决定向酷派发出认沽期权行权通知。

说实在话,从始至终我都觉得周鸿祎是一个执着且奋进的产品经理,不愿意低头也不愿意将就,从一开始和华为的合作,到360特供机的出现,再到奇酷的发布,都说明了周鸿祎是一个有“机情”的人,也可以称为不忘初心的情怀。

可是,当情怀遇上现实,也是避免不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撕逼战。从360的公告上可以看出几点,一是360和周鸿祎都不知道酷派转让股份给乐视的事情,二是提醒乐视和其他投资人,在与酷派的交易中注意风险,三是鄙视酷派这种缺乏商业诚信的企业。

这也挺符合周鸿祎的风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酷派的野心比明面更大

在移动互联网盛行的今天,酷派作为一个传统手机厂商,面临着巨大的市场压力,同时运营商补贴骤降,也成为压倒酷派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这样的双重环境下,酷派只能寻找一个合适的契机,以回归资本市场。

当然,酷派也打了一手好算盘,先是借助周鸿祎推出奇酷手机的声势,造就无上的舆论氛围,再通过这种声势向乐视索要更多的投入和资源。因为酷派清醒的知道,如果光靠周鸿祎和360,在手机市场上的增速不会太明显,得到的利益甚至逐渐减少,但乐视不同,乐视有着强大的资本资源和社会资源,一旦与乐视成功牵手,会使得酷派短期的收益大于360短期所能带来的收益。这笔帐,也预示着酷派高层所消极的状态,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想套现走人,不陪你们360和乐视玩了。

可能到最后,这场商战中,最亏的会是乐视,如果一下子掏出14.85亿美元,贾跃亭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对于酷派来说,反正有乐视这条黄金大腿抱着,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对于周鸿祎来说,是一个挺郁闷的局。不过我相信此间事了,奇酷手机会涅磐重生。

蓦然,我想起了《道士下山》中,王的师傅在他下山前对他说的一句话:不择手段非豪杰,不改初衷真英雄。或许,这句话是对酷派和360两家撕逼时的最佳诠释,只是我们围观的是,后期的酷派将会如何承受来自周鸿祎的怒火,同时,还要考虑以后如何提升自己在合作伙伴眼中的商业诚信度。

【每篇覆盖100万人的科技评论,微博@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微信个人号117821818,订阅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ityu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