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5-28

近日,携程和另外两家公司以现金方式收购了Expedia持有的艺龙股份,成了艺龙的最大股东。

作为OTA(在线旅游代理商)的本土冠亚军,携程与艺龙多年来一直“死磕”,商战、骂战举不胜举。突然间被曝出“在一起”,业内外确实被“惊着了”。

与此同时,很多人都开始替“去哪儿网”操心,认为两强联合后,“去哪儿网”的日子该不好过了。这份担忧理所应当,可关键是携程收购艺龙真的能实现1+1﹥2吗?

酒店预订业务—-让人欢喜让人忧虑

2014年中国在线住宿预订市场中,携程市场份额占比46.2%,去哪儿网占比16.6%,艺龙占比13.5%,携程与艺龙占比共达62.8%。

按照以上的数据,携程收购艺龙后,酒店业务称霸整个OTA市场俨然是胜券在握,可现实就如“狼爸”那样严厉考核着这份愿景。

首先,酒店业务高度重叠,体量不足。目前,酒店与在线旅游企业的合作模式并非独家签订,而是多家签订。换句话说,一家酒店可以同时为多家在线旅游企业的资源。因此,即便是携程和艺龙在一起,酒店资源在市场的份额并不会有实质性的提高。两家酒店业务的高度重叠,合并后不会如愿实现1+1=2的体量,又从何谈1+1﹥2的体量呢?

其次,渠道变窄,酒店打起了“小算盘”。携程收购艺龙最明显的初衷,就是巩固酒店的防御力,以便制衡风头正劲的去哪儿网。携程的初衷并没有错,错就错在“生不逢时”。当下,在线旅游市场恰逢“狼多肉少”的时代,酒店和用户一样拥有更多的选择权。

从酒店立场出发,酒店并不想看到携程和艺龙的联姻。携程、去哪儿网、艺龙三足鼎立的时候,酒店可以任意选择其中两家作为自己线上的销售渠道,而且以此作为筹码,与三家谈判。携程与艺龙变成一家后,酒店的线上销售渠道变窄了,话语权和定价权上的优势自然随之下降。

为了巩固自己的身价,酒店不得不深谋远虑。最直接的体现,便是酒店开始与更多的在线旅游企业开展合作。一方面,可以防止携程艺龙一家独大;另一方面,也可让自家的日子不受影响。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携程只顾着想尽办法遏制去哪儿网,却忽略了酒店的“小心思”。从某种程度上讲,酒店的“小算盘”或许会助力去哪网在酒店领域的优势,“携艺”联合掌控酒店领域恐怕不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场酒店角力战中,酒店才是最大的赢家。

最后,艺龙酒店业务量多质低,营收羸弱。尽管酒店业务是“携艺”两家共同的强项,但强项的发力点却有所不同。携程通过商旅客户业务起步,高端酒店上具有绝对优势,酒店营收大多数来在高端酒店;艺龙酒店预订主要来自低端酒店和较为偏远的团购酒店。尽管酒店预订是艺龙目前最强势的业务线,可营收指数并不高。

因此,“携艺”合并后,酒店预订市场占有量确实提高了,但是酒店预订营收未必实现极大地飞跃。

体系复杂臃肿—融合尚需“斗智斗勇”

“携艺”在一起后,携程原有的体系将会变得臃肿而复杂,庞大而亟需整合。而纵观互联网企业的联姻史,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两个团队的融合。无论是58同城和赶集网,还是优酷和土豆网,是否实现了双赢,双方都已心知肚明。

携程和艺龙在一起,同样逃脱不了冲突的命运,更何况双方“死掐”了这么多年,很多恩怨早已结下,并非一时一刻就能解开。

另外,艺龙的内耗一直比较严重,各派势力交错。宝洁系、创始人唐越派、Expedia空降帮以及外聘高管,艺龙CEO崔广福曾整治过,可还是没能清除这股内耗之风。携程要想短时间内平定这股负能量,恐怕得认真研读一下孙子兵法的36计。

艺龙半死不活—拖累大于帮扶

由于高层不断“换血”、移动战略贻误、产品战略失误以及跨国公司Expedia老气横秋的治理模式等原因,导致艺龙亏损严重、半死不活。

2007年10月CEO崔广福接手艺龙,将酒店预订作为唯一的核心业务,放弃争夺“全能冠军”,集中力量在单项上占胜对手。初期,这个策略卓有成效,艺龙酒店预订间夜数从2008年的400万一路增至2013年的2580万,年复合增长率45.2%。它有力地推动了艺龙的“复活”,但“复活梦”终究没能实现。

随着在线旅游市场的快速发展,移动互联网的发力,单打优势逐渐乏力。当艺龙还沉浸在追求“单项冠军”之际,其它同行都已经发力竞逐“全能冠军”。以携程为例,从起初的机票、酒店业务早已扩展到景区、度假邮轮、商旅、火车票、订餐、攻略等诸多领域。此外,后来居上的去哪儿、途牛、驴妈妈也都不断的拿出杀手锏,因此艺龙的日子越来越难。据财报显示,艺龙2014年第四季度净亏损人民币2.067亿元。

说的直白一些,艺龙现在就是东家Expedia(国际在线旅游巨头)的“心头病”。携程甘愿接手艺龙这个烂摊子,也着实治愈了Expedia的心病。

其实,携程并不傻,接手艺龙实则也是无奈之举。目前,机票和无线领域已经被去哪儿网赶超,若在失手赖以起家的酒店领域,在线旅游行业霸主地位就彻底失去了。

“携艺”抱团取暖的策略无不道理,关键是“艺龙”并不是取暖抱团的最好对象。不得不承认,收编“去哪儿”是帮扶,收编“艺龙”则是拖累大于帮扶。就算是将来能发挥帮扶效应,其过程也得让携程累上一阵子,有什么苦不能说,只能往肚子里咽。

当下,在线旅游领域竞争激烈,变幻莫测。时而一团和气,时而硝烟弥漫,时而敌友不分,时而结对联盟。在此情况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对方、甚至是多方侵蚀。

从此角度看“携艺”在一起,真是着实的忧心。一个是缓慢增长,一个是停滞增长,能否实现1+1﹥2真不好说。

【每篇覆盖100万人的科技评论,微博@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微信个人号117821818,订阅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ityubin』『互联网金融新闻资讯 jrxwzx』『张巧忠 qiaozhong1206』 】

2015-05-11

上周三,360奇酷、努比亚Z9、小米note顶配版一同在京亮相。这番景象在业内还是头一次,不仅累坏了媒体记者朋友,而且也从侧面证实了国内智能手机竞争的残酷性。

很多媒体将这三场发布会形容为“三国杀”,而实际上,国内智能手机战场何止“三国杀”。换言之,国内智能手机早就步入战国时代。为了生存,相互厮杀已经成为常态。

据最新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4月中国手机市场上在售的机型数量为1237款,与上月相比,减少了近百款,本月新品上市与老品退市并行,退市的产品数量将近200款。短短一个月,产品上市和退市如此白热化,可以想象厮杀的频率是有多高。

从品牌数量来看,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简直爆棚到极点。暂且不算苹果、三星等来自国外的品牌,就是国内的品牌,十个手指头都不够用。

华为、联想、魅族、金立、中兴、小米、VIVO、OPPO、酷派、努比亚、天语、夏新,随便一说就能超过10家以上。除此之外,一些跨界、个人元素等手机品牌也是层出不穷,比如海尔手机、老罗的锤子手机、庚phone等明星手机,当然还有那些“叫不出名却存在”的小众手机品牌。想要摸清国内智能手机品牌的底细,一时半会还真不够用。

前阶段,相关业内人士指出,未来国产手机将进入七雄争霸的时代,即“中华酷联黄米周”。而最新中国手机市场品牌关注比例数据显示,“七雄”具有极大的变动性,黑马随时可能杀出。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现如今绝对是一副各路诸侯竞相争霸、厮杀的景象,“战国时代”毋庸置疑。

黑马成焦点话题

与此同时,谁会成为这个时代的黑马,或者说谁会搅动整个国产手机行业的竞争格局,也引起业内外的极高关注和热烈讨论。

今年2月份,阿里巴巴宣布以6.5亿美元入股魅族,正式加入智能手机战局。凭借阿里巴巴昔日创下的种种辉煌,大多数人认定获得阿里巴巴支持的魅族有能力将国产手机行业竞争格局更加明朗化。

不过,360手机的面世,或许会让黑马之争变得更加有意思。为何这么说,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周鸿祎这个人。多年以来,周鸿祎一直扮演一个“bigbrother(行业老大)挑战者”的角色。

当瑞星杀毒叱咤风云之时,周鸿祎逆风而上推出360杀毒,不久便颠覆了国内杀毒软件市场的格局;在搜索市场被百度垄断的情况下,周鸿祎毅然决然在2012年入局,甘当春风吹皱一池春水。360搜索正式推出后,一周内就迅速获得了10%的国内搜索市场份额。在之后的半年中,360搜索的份额迅速增加,从最初的10%上升到了15%。

同时,周鸿祎做手机的“王者决心”更是日月可鉴。在2014年平安夜曝光的内部信中表示:“我们坚定不移地去做手机,正是因为未来的移动互联网的中心不一定是现在这样的手机。互联网飞速变化,快速迭代,创新在改变着人类生活和商业竞争。未来的移动互联网,它的中心可能是智能汽车,可能是智能手表,可能是你根本想不到的东西,但如果我们只是甘于做旁边者,只是作为布道者,那么我们永远不可能有创新,永远不可能抢占潮头。

除此之外,促使360手机成为黑马还有一股“改变”的源动力。无论是360公司,还是酷派,“改变”而战的呐喊已经破喉而出。

360公司拥有庞大的用户规模,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服务、智能手机系统方面、数据分析等方面,可以为酷派提供资源与支持;而酷派作为老牌的手机厂商,将在手机研发推广、针对硬件和用户在视觉和交互上的“用户体验”、市场策略、线下销售渠道方面为360公司提供支持与帮助。

天时地利人和,无疑让360手机成为黑马的几率更大。

行业洗牌迫在眉睫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在连续4个季度净利同比大降后,三星痛失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老大位置几乎已成定局。继去年四季度在国内市场被苹果超越后,三星在今年一季度又被华为赶超,其市场份额降至第三位。这也意味着,距离国内4G发展一年多后,智能手机市场格局已然变阵。

很明显,国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将会将持续走高,苹果品牌的高关注度或许难以轻易撼动,但在市场占有份额上或许只可在中高端市场具有优势。

在中低端市场,三星在中国市场的颓势已然坐实,想要重新挣得中国市场份额,除了要在高性能低售价上面下功夫外,能否在智能手机功能同质化严重的今天,创新出自身特色成为赢回市场的关键。

尽管国产智能手机的优势明显,可是其短板也会带动整个行业的洗牌步伐。

一方面,缺乏品牌影响力、创新研发能力不足、核心专利储备不够、产业链议价权不高的低端厂商会在“战国时代”淘汰出局,销声匿迹。

另一方面,专利战会愈演愈烈。自去年开始,华为、中兴、联想等拥有大量专利技术的企业诉讼之战已经打响,小米、魅族、OPPO已经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未来,随着国家知识产权格局的成熟、企业国际化的深入,缺少专利的企业日子会更加艰难。

用户成最大赢家

历朝历代的战争,百姓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是,在手机的“战国时代”,用户反而成为最大的赢家。

在这场群雄混战的厮杀中,两种改变正在交叉进行。以酷派、魅族为代表的传统手机厂商正在积极向互联网手机派转型;而小米、锤子等互联网派正在积极联姻,使之具备传统手机厂商的优势。

厮杀的过程,也是融合的过程。手机的配置越来越高,价格也会越来越公道合理,用户的选择范围也会越来越广。

国内智能手机的战国时代,对普通大众来说,无疑是一件彻头彻尾的好事,但愿这场厮杀能持续的久一点。

【每篇覆盖100万人的科技评论,微博@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微信个人号117821818,订阅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ityubin』『互联网金融新闻资讯 jrxwzx』『张巧忠 qiaozhong1206』 】

2015-05-07

前几日,一份《天涯社区公开转让说明书》截图在朋友圈流传。瞬时,“天涯要卖身”的各种流言蜚语四起。不过,这种势头却被天涯社区的官方声明即刻镇压了下去。

天涯社区董事长刑明证实,《天涯社区公开转让说明书》只是天涯计划在新三板挂牌的一个步骤,继而转创业版上市。所谓的“公开转让”,其实是转让股份而已。

尽管已经澄清了事实,但是一想到曾经叱咤风云的天涯社区以这种新闻重返大众的视野,不免萌生伤感和遗憾。

其实,与其同命相连还有红极一时的西祠胡同。据媒体报道,艺龙旅行网于2015年3月21日以7650万元的价格,将西祠互动转让给江苏紫金汇文传媒投资有限公司。可悲的是,这是西祠胡同在2000年被艺龙接手后的又一次“****”。

相比天涯社区的“转让股份”,西祠胡同被“倒卖”的命运更显苍凉和悲催。昔日BBS论坛界的两大翘楚就这样被时代所遗弃,没落的事实已经毋庸置疑。

实际上,西祠和天涯的没落则是传统BBS当今现状的一个缩影,有着同样命运和困境的何止这两家。现如今,猫扑、凯迪、西陆等更多名噪一时的老牌BBS社区无不苟延残喘,更有甚者都失去了在资本市场作价贱卖的话语权。

究竟是一股什么势力,把国内这些大型传统BBS社区逼上了绝路呢?如果没有想到答案,我提示之后估计就要柳暗花明了。还记得今年春节全民抢红包的集体总动员吗?对,就是以微信、微博为代表的新兴社交形态。

短短几年,智能手机迅速替代了传统手机,随之而来的则是移动社交网络,微信、微博纷纷闪亮登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移动社交网络会有如此强的杀伤力。

智能手机的蹿红,不仅彻底改变了用户的生活习惯,而且将用户的目光投放到社交应用上。

不用打开电脑,便可以随时随地的分享自己的感受,随时随地的和朋友互动。转瞬间,移动社交成为当下最流的网络社交形态,并给传统BBS带来致命打击。

大众逐渐把自己的零碎时间浪费在微信、微博、手游上,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逛论坛了,而且用手机上BBS论坛还比较麻烦。

确切地说,移动社交形态已经让智能机不仅仅是功能单一的通讯工具了。现在,人们一旦有一点闲暇时间就会用来看手机,甚至没有手机就如同窒息一样难受。

由于时间比较短暂,所以不能去看那些大篇幅的文字,只能去阅读短小精悍的信息,或者干脆就是图片。大众的阅读习惯的改变,标志着信息碎片化时代的到来。再看传统BBS的长篇大论,显然是与时代脉络不在一个节奏上。

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移动社交网络,不仅改变了传统的互联网社交形态,而且对各行各业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其一,“社交金融”的竞争更加白热化。当马化腾、马云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斗得不可开交之时,中国平安老总马明哲则带着“壹钱包”杀入互联网金融领域。可以说,去年一年是社交金融一决雌雄的年份,春节全民抢红包更加将这场激战推到了巅峰。各路商家、各类机构一拥而上,目的就是想通过社交金融不断扩大自己的客服群,不断提升社会知名度。

其二,加速“大社交时代”的到来。当物联网与社交网络融合时,每一栋大楼,每一辆汽车,每一个景区,每一个商场,每一个电器都会在SNS网站上开设账号,自动的发布自己实时的信息,并与其他“人”,和“物”进行交互。融入物联网的社交媒体,其定义将不再仅仅是人与人的社交,而是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范围更大的社交网络。

不说别的,但从海尔、苏宁、格力等传统家电企业加紧布局“智能生活”战略来看,“大社交时代”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未来更会成为主流。

其三,催生了“社交云商”。微博、微信中的海量信息,通过大数据技术筛检、分析后,在银行、电信、保险及政府等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商业价值,从而催生了一批以“社交云”为生的“社交云商”。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现在如洪水般泛滥的微商了。

其四,社交媒体分工更明确,岗位更丰富。随着移动社交网络的发展,社交媒体的分工变得更加明确,岗位也开始丰富起来。比如,社交SEO专家、社交媒体策略师、在线社区经理人、社交媒体营销经理人、社交媒体营销协调者、博客以及社交媒体文案,这些新鲜的工种都将会陆续的出现并发挥应有的效应。

其五,传统媒体与社交媒体高度融合。仅以电视媒体为例,目前,新浪微博平台上电视台、电视频道和电视节目的官方微博超过7000个。2013年新浪微博认证的媒体机构官微数量增加40%,媒体人微博认证增加33%,表明传统媒体对微博的影响力也有了充分认识。

显然,传统媒体与社交媒体的融合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目前,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已经给传统媒体带来覆盖面、传播内容和传播形式的三大改变。

总而言之,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社交网络氛围已经无处不在:移动的社交化、内容的社交化、娱乐的社交化、购物的社交化,以及全网的社交化。

目前,新兴网络社交与传统互联网社交已经融为一体,并产生了很多新的内容,消费者和企业也都因此获得红利。

时代永远属于先进者,新兴社交网络是当今时代的弄潮儿。西祠天涯等传统BBS社区的没落除了自身的缺陷和堕落,更多是输给了时代。

【每篇覆盖100万人的科技评论,微博@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微信个人号117821818,订阅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ityubin』『互联网金融新闻资讯 jrxwzx』『张巧忠 qiaozhong1206』 】

2015-05-04

近期,国内最大的音频公司蜻蜓FM首席执行官杨廷皓接收采访时表示,蜻蜓FM目前已近完成三轮融资,其中C轮融资金额是同行中最大的,同时强调蜻蜓FM将在两三内启动IPO。

据悉,蜻蜓FM目前已经拥有1.5亿用户,日活跃用户量高达900万人,自发布以来蝉联iOS、Android下载量榜首,收录了全国3000多家电台广播。从这个角度而言,蜻蜓FM的上市梦想倒也不是妄言。然而,国内电台APP同质化的现状,注定其要走上一段颠簸、崎岖的上市路。

掀起“融资潮”,跟风谋上市

在国内主流电台APP这个圈子中,融资谋求上市的并非蜻蜓FM一根独苗。相比其它行业,电台APP这个圈子似乎更加痴迷于融资这件事,甚至连步伐都几乎一致。

据了解,与蜻蜓FM一年面世的荔枝FM同样完成了三轮融资。2013年,荔枝FM在广州成立;2014年11月,B轮获得晨兴创投、经纬中国1000万美元投资;2015年1月,C轮获小米科技、顺为资本、经纬创投、晨兴资本等2000万美元投资。

而到了2014年,移动网络电台更是掀起了一股“融资潮”。优听Radio、多听FM、喜马拉雅电台等先后完成了近千万美元的融资。

内容同质化,版权纠纷多

总体来看,目前电台APP节目内容主要分为PGC和UGC两大类。PGC内容主要由台电、电视台等机构和专业人士制作而成;UGC内容主要由草根用户、电台发烧友自制而成。随着电台APP的快速发展,节目内容也开始向“PGC+UGC”模式发展。

目前,PGC内容获取方式包括四种:一是与电台、电视台授权合作;二是版权购买;三是艺人、主播、评论人士等专业人士自制上传;四是自制节目。

如此透明的内容运作机制,致使电台APP行业同质化现象愈演愈烈,甚至经常上演版权纠纷大战。

打开任意一款电台类产品,音乐、电影、诗歌、旅游、教育、英语等传统主题比比皆是,类似“人人都是播客”的宣传语应接不暇,点播类播客内容早就不是独家专利。

2014年以来,内容同质化引起的版权纠纷在行业内开始弥漫。

先前,喜马拉雅电台曾因著作权侵权被央广之声告上法庭,最终支付赔偿。

今年2月,New Radio创始人在其微博公开炮轰多听FM ,称其抄袭了New Radio的所有节目。

近期,考拉FM以侵权为由起诉了蜻蜓FM,声称蜻蜓FM非法传播考拉版权节目《二货一箩筐》和《野史三国》。

商业模式不成熟,烧钱成主流

在移动电台风生水起的背后,却难以掩盖住“目前尚无一家移动电台盈利”的怪象。

正如蜻蜓FMFM首席执行官杨廷皓所说:“移动电台还远不到谈盈利的时候。”在这种官方语言回应的背后,其实存在一份难言之隐。

目前,移动电台行业的商业模式尚不成熟,只能咬着牙以烧钱为代价,投石问路寻求盈利机遇。

关于移动电台如何赚钱,业内普遍认同两种方式:一是植入广告;二是VIP增值服务。

前者指的是,电台APP进入前的开屏广告页面,应用最下角的Banner宣传以及音频广告植入;后者指的是,用户若想听无广告或更高质量的音频便要付费增值订阅。

听起来,两种盈利模式既简单又靠谱,可实际操作起来并不简单,甚至阻力重重。

目前,年轻的移动电台市场尚未被第三方权威机构锁定在调研瞄准镜中。因此,也就导致没有任何一个第三方权威机构数据来说广告投放效果。没有可信的统计报告,广告商在进行财务预算时就显得及其没有底气。

“在移动台电做广告,究竟是互联网广告,还是广播广告?”这个问题也让广告商大为头疼。移动电台这种“混血”身份,让广告商在财务上难以进行精准把握。

很明显,移动电台“难定性”的属性以及不明朗的广告效果,都让广告投放商顾虑重重。

长期以来,收听传统电台都不收费,谁会愿意为了一家移动电台的节目掏腰包呢。以目前的移动电台市场现状来看,愿意订阅增值服务的用户绝对是少之又少。

无疑,移动电台行业亟待探寻出一套成熟的商业模式。否则,想上市就只能过过嘴瘾。

车载市场受同质化制约

车载市场于移动电台而言,是一块诱人的大蛋糕,更是一个新的挖金点。

目前,车载市场已经成为移动电台的必争之地。据报道,蜻蜓FM和考拉FM已跟汽车厂商合作,而多听FM也正在布局车载市场。

面对新的发展机遇,同质化的制约显得尤为突出。目前,大多数移动电台企业只是将现有的APP载入车载系统,而节目内容并未重新打磨加工。

一个没有优质内容的移动电台,就算是穿上了车载市场这件新外套,也摆脱不了同质化的真相。长此以往,早晚会被用户拆穿,最终被遗弃在角落里。

总而言之,在现有市场发展环境下,电台APP企业要想上市谈何容易?即便是势头正劲的蜻蜓FM,也先要跳出同质化的圈子,否则上市会难于上青天。

【每篇覆盖100万人的科技评论,微博@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微信个人号117821818,订阅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ityubin』『互联网金融新闻资讯 jrxwzx』『张巧忠 qiaozhong12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