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1-06

阿里巴巴“卧底门”闹得沸沸扬扬,域名所有人赖启兴自觉恐惧,上网发帖寻求网友援助,而阿里巴巴则认为是一场无聊的炒作,没有关注的必要。到底孰是孰非呢?笔者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冷静的分析一下“卧底门”。

看过赖启兴发在天涯的帖子,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场炒作。如果仅仅只是想炒作自己的域名,断然没有必要如此歇斯底里。他与阿里巴巴的官司,已经在走法律程序,结果如何都由法律说了算。虽然他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败诉,但他与阿里巴巴在国内的官司,却还没有正式开庭。既然铁心要和阿里巴巴维权到底,又为何要在论坛自曝与阿里巴巴的维权过程呢?而他与阿里巴巴的官司,此前也有媒体关注和报道,显然没有炒作的必要。

我也看过他和自称“马云”的人的聊天记录,我不太相信这是阿里巴巴的人所为。如果阿里巴巴铁心要这个域名,可以选择两种途径解决。第一种途径就是走法律途径,阿里巴巴已经在走这条路。先是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起诉赖启兴,后来被赖启兴在国内起诉,也在等待法院开庭。而另一种途径,就是选择收购赖启兴的域名。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收购域名的资金还是比较充裕,完全没有必要选择“铤而走险”,用暴力寻求解决。

在这个事情被爆出来之后,赖启兴继续接到了恐吓,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就可以肯定应该不是阿里巴巴所为。而赖启兴寻求警方保护,看来也绝非搬弄是非。那么,这就应该是赖启兴被人误导,将矛头指向了阿里巴巴。而阿里巴巴或许也是蒙在鼓里,不明不白的被扣了一个帽子。那么,为何赖启兴能够被误导,阿里巴巴能够被扣上这顶帽子呢?我看原因还是出在阿里巴巴身上。

Alibababank域名属于赖启兴,阿里巴巴在国际仲裁中心起诉赖启兴,要求注销这个域名,这让赖启兴显得很无奈。一个自己合法拥有的域名,就这样被判注销,换作任何人都不会心甘。在笔者的查询当中,alibababank.cn已经被阿里巴巴在之前注册,为何却不把alibababank.com.cn一起注册下来呢?这只能说属于阿里巴巴的疏忽。阿里巴巴的疏忽,让赖启兴有了注册的权利,并且能够合法拥有。当阿里巴巴想再要回来的时候,自然而然会被草根的赖启兴认为是“强抢”,因为两者的实力相差确实太大。

仔细梳理整个事件,其实还是因为一个域名。因为阿里巴巴的人不小心,疏漏了alibababank.com.cn域名的注册,只把alibababank.cn****下来,从而让赖启兴能够成功注册且合法的拥有。当阿里巴巴反过来想要讨要时,让势单力薄赖启兴觉得不服气。两者的原因而被别有用人的人误导,最终导演了这场“卧底门”。而在这场“卧底门”事件当中,最可耻的应该是操纵者,最该反思的还是阿里巴巴。

2010-01-05

据说,2009年华为的销售额超过300亿美元,正向世界第一的位置冲锋,华为的“地铺文化”得到了最终价值的体现,感觉很值得我们骄傲,中国总算走出一家像样的企业,能在世界上和其他的通信巨头平起平坐了。如果中国有一大批华为这样的企业,那中国就会早二十年赶上美国。

华为一年300亿的销售收入,则背后的企业文化很值得大家深思,其产品的经营有三个主要环节:研发设计、加工制造和市场营销。其中,首尾两端的知识含量最高,中间的知识含量最低,这就是为什么制造企业,尤其是代工企业很辛苦还赚不到钱。要想提高绩效创造价值,就要向华为学习,在价值链的两端做文章。

强大的研发不一定能成就强大的公司,但强大的公司肯定要有强大的研发支持。华为就是这样一个靠研发和营销取胜的企业。一个企业很难具有并保持价值链所有环节的优势,但一个具有竞争力的企业,必须拥有一个或几个价值链环节的优势,这些环节就是企业价值链的战略环节,一个企业的竞争优势来自于该企业战略环节的优势。华为不仅是世界知名的IT企业,也为中国的IT企业树立了新标杆。

在华为,广泛流传着这样的口号:“企业生存靠产品,持久发展靠研发”,“没有研发就没有销售”,“销售管一时,研发管一世”等等。如今,华为杭州全球研发中心项目已经全面启动,预计2010年将建成投入使用。据说该项目总投资有14亿元人民币,用地面积约25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1万平方米,项目功能包括Volp(俗称IP电话)以及网络安全等领域的软硬件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

研发创造价值,营销实现价值。企业的竞争实质就是价值链的竞争。在整个价值链中,执行力无疑是绩效提升很重要的一环,但它仅仅是企业经营的基本要求。好的产品是设计出来的,好的利润是营销出来的,企业卖什么和如何卖就是企业绩效提升的关键。卖什么关乎产品和服务的设计,如何卖关乎产品或服务的市场,它横跨在企业整个价值链的两端。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就是这个道理。研发决定了企业的发展方向和战略定位,营销则是实现企业价值的重要途经。技术创新是当今社会的热点,对于企业来说,研究开发更是赖于生存和发展的生命线,而企业与市场的关系非常密切,市场对企业研发投入价值的检验结果将会对企业未来的研发投入产生重大影响。

华为的经验告诉我们,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体现在如何从附加值低的制造环节,向附加值高的研发设计环节和营销管理环节两头延伸,着力锻造产品的价值链。正如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所说,要想真正保持世界工场的地位和优势,就必须在技术上赶快升级。不然你保不住——因为劳动力便宜这个优势,很容易丧失。

2010-01-04

身家过亿的80后音乐网站CEO郑立“落网”了,落网的原因是他开办了“裸网”,赚取了“黑心钱”。看罢这则新闻,有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徘徊。不到30岁的他,就已经身家过亿,他还缺钱花吗?套用一句流行语,他绝对“不差钱”。可他的确又是为了赚取黑心钱被公安机关抓获的。

他是缺少良好教育吗?不,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毕业于四川大学物理系。他是缺少法律常识吗?恐怕这样说也站不住脚,一个堂堂的大学毕业生,会不知道开办裸聊网站是非法的?可现实是,他确实干了法律所不允许干的事,违背良心赚取了人们的“黑心钱”。a

那他到底缺少了什么?笔者以为,他真正缺少地是一种对法律的敬畏心理。人都是自私的,自私没有错。人不自私,就无法生存,人类就无法向前更好地发展。人心不足蛇吞象,所以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人当然都希望有很多很多的钱,欲无止境a,这人的正常心理,也是一种无法靠自我力量进行控制的心理。贪官不会因为他自我感觉所贪的钱够花了,就停止贪污受贿;盗窃犯、抢劫犯也不会因为他的钱够花了,就不再去盗窃和抢劫。清官不是因为他自我感觉钱对他来说没有用,而不去贪污受贿;守法公民也不是因为他感觉钱对他没有用,而不去盗窃和抢劫。真正能让官员不贪、公民不敢犯罪的力量,是法律的威严和震慑力。只有人人心中对法律有了真正的敬畏,才不会去铤而走险。郑立正是缺少了这一点,所以他才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也许有人会说,他之所以走向犯罪的道路,是因为我们的法律还不够健全,监管还不够得力,还存在很多漏洞,所以才让他有了可乘之机。如果我们法律足够完善,监管非常缜密,不留死角,那么,他就算有犯罪之心,也没有可犯罪之机。从理论上讲是这样的,但从现实来看,这一点是根本无法做到的。哲学告诉人们,没有绝对的一切,法律不可能完善到无漏洞可钻的程度,监管也不可能缜密到不存在一丁点死角。中国如此,西方国家也如此。

不少国人,到了外国,看到有便宜可沾的机会,都兴奋的不得了。比如一个国家可免费领取手机,他们本国人都不多领,严格按规定一人只领一部,而咱中国人稍动了一下脑筋,一人就领到了三五部,还沾沾自喜,并说外国人很“傻”。再比如,德国火车上的免费杂志,并没有人监管,可他们本国人看后都很自觉地放回原处,没有人悄悄带走。外国人不自私吗?非也。他们也自私,也一样欲无止境,只是在他们心中,在他们的国度里,大家都保留着一份对法律的敬畏,控制了个人自私欲望的无限制膨胀。

有一则小故事,说一个外国人刚来中国时,每次在十字路口,都严格遵守红绿灯规定,可时间长了,他发现遵守和不遵守一个样,交通规则行同虚设,都不会受到惩罚,于是他后来也屡撞红灯了。公民能不能严格遵守法律法规,要靠人们对法律的敬畏程度来实现;公民对法律的敬畏程度,要靠法律的完善、监督的缜密程度来保证。这是郑立一案留给我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