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柳传志的退出,其实是一个可以预期的结局。但因柳传志选择了一个最佳的退出时刻,这比他2005年第一次退出时显得从容。最佳当然体现在联想的业绩上。从2009年巨亏到如今单季净利1亿多美元,且手握几十亿美元现金,相比2005年重金蛇吞象引发诸多不确定性,柳传志此次退出留下一个相对确定的联想。

现在依旧是杨元庆接过柳传志的班,全面执掌联想。柳传志说,联想正在上升期,形势越来越好,他可以放心了。确实如此,联想本季攀升到全球出货第二名,势头正劲。但摆在杨元庆和联想面前的挑战绝不是成为PC第一那么简单。

PC硬件并非百年基业。惠普自己坐稳老大位子,仍然能考虑拆分PC业务。看历史,辉煌一时的PC公司不少,走到今天排名前五的只剩下半路出家的几个品牌,IBM、AST、COMPAQ这些80年代早期的创始者们还有谁记得?

商用市场、软件、服务看起来是转型之道。IBM就是好榜样。但复制IBM没有那么容易,HP、DELL都在尝试,联想在这个领域不可不做,但也不能以此为唯一出路。

移动互联网呢?联想正在做,而且必须成功。但柳总也提到了,乐Phone的目标过于乐观,乐Pad目前也还没有成为全力支持联想高速成长的动力。刘军带领的MIDH部门未必然是联想未来几年最受关注的业务。

但我认为做好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仍然不够。形势已经很清楚,不论PC、智能手机还是平板电脑,操作系统和生态环境都没有掌握在联想手里,硬件业务虽然能赚钱,但支撑联想向全面领先的世界级科技企业前进,力量还是不够。即使乐Phone成为与MOTO、NOKIA一样的强大品牌,又能如何?

我们都知道MIDH部门还有游戏机、智能电视的产品计划。这两个平台我认为有不少机会,至少竞争还没有达到完全白热化的地步,联想迟迟没有正式投放产品,意味深长。

与此同时,联想还应当在大多数人目光尚未触及的领域做好准备。

近十年来,我们可以看到技术发展推动的产品更新换代节奏在快速提升,电子书、上网本这些一度被看好的产品只能昙花一现。看似平稳的数码影像产品线也会受到拍照手机和单电相机的内外夹攻。在现有产品和技术上延展,业务生命力很可能会比较短暂。必须寻找,而且必须找对未来的发展方向。

举个例子,前两天比尔盖茨提到过视网膜投影技术的前景。这项技术如果走到实用阶段,现在的个人科技设备就面临全面颠覆的可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台式机、电视,这些设备的重要差异就是显示屏幕的尺寸区别,当图像可以显示到每个人的眼球里时,屏幕尺寸造成的差距就不存在了。借助无线网络和云计算,口袋里有一个简单的终端人们就能不受限制地获得通讯和计算能力,上述设备之间就失去了界限,产业面临全面洗牌。走到这一步,如果没有掌握核心资源比如操作系统、内容渠道,或者没有核心技术比如网络链接、处理能力,终端厂商面临的挑战将比现在大得多。

在柳传志的领导下联想从婴儿成长为健康的青年,这个青年未来将有哪些远大前程,压力尽在杨元庆身上。持股联想8%的杨元庆远不是功成名就,而是需要全新的开始。


上一篇: 差异化成为运营商市场致胜的关键
下一篇:UC高调起诉腾讯是为了谋求上市?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