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全国两会召开在即,全国政协委员、陶然居饮食集团董事长严琦语出惊人:关闭所有社会网吧,政府办公共网吧。就这个建议,严琦将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提交相关提案。“网吧衍生的各种社会问题,已经成了社会顽疾,针对顽疾,就应该下猛药。”正当严委员此番话风靡全国的时候,自己的陶然居也两度被黑,不知道此时的严委员会有何感想。

黑网吧应该取缔,但不分良恶,将所有的社会网吧一律取缔,代之以政府的公共网吧,这种一刀切的做法,恐怕并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在保护未成年人问题上,我们应该加强力度,但不应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正如我们不能因为有“豆腐渣工程”、毒奶粉企业,就可以决定取缔所有的房地产公司和奶粉企业一样。在社会管理问题上,需要告别简单、片面的思维模式。

社会网吧的消费者群体虽然以年轻人居多,但并不都是未成年人,也有很多成年人,比如农民、农民工等等。社会网吧也不都是“毒瘤”,一些社会网吧对繁荣城乡文化、促进信息传播、方便工作和学习,也是起到了积极作用。网吧的成年人,并非都是沉迷于游戏、聊天,也有查阅资料、关心国事者,更何况,成年人的游戏与聊天行为,也并非都是坏事。可见,这样一个“好坏掺杂”的行业并没有先天原罪,片面地将问题都归结于社会网吧,是不客观的。“管了多年,为什么管不好?”的答案是因为“没有取缔”还是监管不力?

将社会问题、教育问题的解决之道指向一个行业的生存主题,是危险和极端的,这是用“家长式”的思维模式寻求社会问题的解决之道。笔者也是一个家长,我能理解很多孩子家长对网吧、网络游戏的憎恶之情。在很多家长看来,取缔网吧甚至取缔网络游戏,对孩子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是家长们出于保护孩子的亲情和责任使然,其情可悯。但我们解决社会问题,不能局限于“家长式”的思路,很多家长不仅反对网吧,甚至反对孩子游泳、看小说,难道我们也要搞提案禁止孩子游泳、看闲书?在保护未成年问题上,我们既要理解家长们的苦心,又要超越家长们的局限——家长往往只看到网吧的“可恶”,而忽略了监管者的责任——从而寻求一种不因噎废食的解决之道。

政府公共网吧是难以取代社会网吧的,这里面不仅有现实法律依据是否支持这种提案的问题,还存在着资金投入的问题,同时也和社会网吧一样,存在着监管是否得力的问题,并不是说有了政府网吧,所有的监管问题就迎刃而解。在我看来,与其取缔所有的社会网吧,不如让政府的公共网吧与社会网吧共存;与其总是妖魔化社会网吧和网络游戏,不如反思我们的管理为何总是漏洞百出?

我们既要看到社会网吧、网络游戏存在的种种弊端,也要看到其应该合理存在的一面。与其说社会网吧、网络游戏是恶之源,不如说我们总是以“捏软柿子”的方式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一个可以作为“全民之敌”的靶子,“电子海洛因”的帽子固然好扣,但真的能解决问题吗?一言以蔽之,如果解决问题的关键不落实到监管及问责这根“硬骨头”上,仅仅只是捏捏“软柿子”,政府网吧也难再保护未成年人问题上修成“正果”。

建议严委员看看《网瘾战争》,或许可以消除某些偏见。

谁生病,谁吃药。网吧不是不可以关停,出了问题自然要整治,但是,靠行政强制的手段一刀切地关停几乎所有网吧,这种简单粗暴的线性思维恐怕悖逆了基本的善治原则与行政智慧。实践早就证明,上网者随意发表言论,靠关网吧是解决不了的;孩子对网络的依赖,靠关网吧也是治不好的。没有了白网吧,必然有黑网吧及时出来填补市场;没有了有线上网,还有无线网络啊;再不济,弄个手机上网业务也能发帖玩游戏。

所以说,某些专家所谓的以孩子家长的强烈要求关停网吧之说根本又是一起被代表事件。孩子逃课的原因很多,去网吧贪恋网游自是其中之一,而最大数的原因与家庭和学校有关。其实只要想一想没有的网吧的年代是否就没有逃课的孩子,就没有失足的孩子这个问题,自然就有了答案。孩子要逃课,没有了网吧照样有地混。

抛开了这个原因,接下来就是监管部门和某些对“不负责任言论”过敏的人了。因为一旦取缔了社会网吧,监管部门就卸了担子,不必再为网吧监管这件事手忙脚乱了,也就可以悠闲自得的上网偷菜以及家长里短的消磨度日了。而有些对“不负责任言论”过敏的人得照旧可以白天下馆子晚上抱马子的继续尸位素餐,而不担心为网络曝光而焦虑失眠了。

最后,我以为,这个提案更像一个谜语——猜猜看,网络都被取缔了,谁会是最终的受益者?


上一篇: 周立波的财富幽默25则
下一篇:手机游戏的四个陷阱

1条评论

  1. 担心孩子们去游泳,是不是要关闭所有的游泳池?
    多数代表们还只具备“发现问题”的素质而不具备“合理解决问题”的素质。所以就造成了提案往往都是只堵不疏。
    孩子们总能找到大人们不想让他们去的地方,并且乐此不疲。

    其实想想,除了去网吧,孩子们还有更方便、更合适的娱乐场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