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mpyujian)

提到马云,大家都会想到淘宝,阿里,也都期待阿里巴巴的马云爸爸能够给我们免单,从而省去我们每天为钱烦恼的后顾之忧。虽然今天要吃的瓜是有关阿里的,但是并不是关于马云爸爸的,略感失落,不过今天的故事还是值得品味的。

故事的开头,先介绍下今天的主人公。

卫哲,公开资料显示,1993年,23岁的卫哲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并进入万国证券成为“证券教父”管金生的秘书。只用了3年,他成为万国证券资产管理总部的副总经理。经历了1995年震惊业界的“3·27”事件后,卫哲进入普华永道。1998年,29岁的卫哲成为普华永道史上最年轻的合伙人之一。32岁时卫哲出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36岁加入阿里巴巴,担任阿里巴巴B2B公司CEO,一年后带领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2011年,卫哲因为身陷供应商欺诈事件,从阿里引咎辞职。此后,他成立了“嘉御基金”。还曾被《亚洲金融》杂志选为“中国最顶尖的首席执行官”之一。卫哲的过往经历,着实让人羡慕!

Margaret Mi,另一位主人公,本科就读北京大学经济学专业,后转学至美国康奈尔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曾在摩根士丹利纽约办公室担任投资分析师,加入道衡前担任派杰投资银行副总裁、高宏投资银行董事。其自己介绍已经有14年的投资银行经验。年纪轻轻,就能够做到副总裁的位置,也必然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看似,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怎么会有所牵连?

据悉,业内有一个非营利组织CFEI,全称为Chinese Financial Executive Institute,中国金融管理学会的意思,每季度在上海和北京轮流举办业内分享会,邀请一些大公司的高层交流分享。道衡公司是本次分享会的银牌赞助商,Margaret Mi作为公司联络人也因为这次机会参加了会议。

而卫哲则是被当做邀请人来参加了这次会议,而每次会议必然少不了发言,卫哲的发言中本着调节气氛的意思,自黑说数学不太好,本来就是一笑了之的插曲,但没想到Margaret Mi立刻发难:“你数学不好是怎么当上CEO的?”这个时候,卫哲当时并没有反应过来,思索片刻,回答道:“我数学是不好,但是比你强啊!”

本来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没想到Margaret Mi也不是善茬,立刻说自己是北京市文科第三名、康奈尔大学本科毕业,卫哲的愤怒暴露无疑,整个场面相当尴尬。

卫哲的演讲被迫草草结束,Margaret Mi仍然不肯善罢甘休要提问,最后,主持人把这件事情暂时压了下来,也就是说事情并没有结束。

事后双方都很不爽。卫哲认为自己被冒犯了,立即要求道衡公司和Margaret Mi本人书面道歉,Margaret Mi不能再参加CEFI,还要求道衡公司匿名向CEFI捐赠10万美元,并且表示这是自己的底线,绝不会让步。道衡公司为了息事宁人,选择直接解雇了Margaret Mi,而这位女精英一方面公开解释了事情经过,同时真的给卫哲写了一封“道歉信”,但看起来说是吵架信更为合适。

在信中,Margaret Mi声称卫哲害得她,一位绝望的单身母亲,准备在一家土耳其酒店内自杀,对方手上已经沾满了自己的血,整个行业都会震惊的。

这封信的抄送范围更惊人,既有高瓴、IDG、鼎晖、KKR、TPG、PAG、红杉、挚信、赛富、软银、凯雷等等顶尖PE/VC基金,也有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花旗、美银美林等大型投行,还有哈佛、斯坦福、哥大等国际名校。但据本人所述,这封信只抄送给了卫哲、他公司的HR和我们公司的David Lu(即吕海歌)。

另外在时间说明和信中,Margaret Mi将卫哲的英文名David Wei故意写成了“Dick Wei”。

这封信的内容翻译如下:

晚上7:41

我个人生活中的不幸事件,加上一些误传的医生让我试图通过混合处方药来平衡我的心理健康。我一生都是一个直接的人,脸上都带着所有的情感,但是药物的意外效果让我非常愤怒和疯狂好斗的。一时的判断失误和措词不当,导致我在我自己公司赞助的一个活动上找到了一位客座演说家。我可能会在他的同胞面前不尊重卡特尔的老板。我、我的老板和朋友们,无论我怎么道歉、恳求同情或原谅,都不能改变他对他准备好的惩罚。他决心用他的除非我们的首席执行官给他写一封道歉信,而我的公司还得向他被邀请参加的活动的组织者捐赠10万美元,否则我就能让我失业,让我失业。他自称“杰出的演说家”,他似乎是一位成功的“宇宙大师”,在相对年轻的中国一家大型零售商的首席执行官,在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担任更高的CEO职位,现在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创始人。但我突然意识到,他是在利用他相当多的资源和影响力来威吓我,而不是去为他的消费者服务。但我从来不用我的私人问题,我的医疗条件是我错误的借口,他是在寻求报复赔偿。他决心把我打倒在地因为他相信他能,好吧,他大错特错了。我会为我的错误道歉,但我拒绝被欺负。我这么说不是因为我是个愚蠢的母亲,他想在一个男性主导的行业里成功优待;我这么说是因为如果他这样对我,他过去一定对无数的人做了同样的事。我想成为那些被欺负但又不敢说出来的人的代言人;我想让全世界看看DW(卫哲)的真实面目;我想让那些赋予DW权力的人看看你授权谁;我想让那些投资他的人知道你投资的是谁。正如你所知,我想让你看到真正的DW,因为他认为他可以摧毁我,而不是你所知道的明星传记。

从信中,不难看出,主人公想表达的是本意是无心之举,却被卫哲无限放大,步步紧逼,最终导致Margaret Mi只能离开老东家,最终落得个无业游民的下场,虽然表面上表示道歉,但实则字字诛心,控诉卫哲的所作所为,对她伤害极大!

但不管怎么说,经此一役,Margaret Mi开始火了起来,实现了自己10岁许下的愿望,她的社交软件Linkedin原来只有300多人看,今天已经有7000多人关注了,下边的评论中有人跟她求婚、有人想跟她做生意,也有人说她的照片不符合自己的审美标准,好坏参半,但总体看来,她的网络热度是有了,虽然让卫哲丢了面子,但为自己赢得了知名度!

抑郁?土耳其,新的家

Margaret Mi是一名单亲妈妈,有儿子要养,道衡的工作带给她的薪水福利制度还是很可观的,这次失去工作对她的打击不可谓不严重!也正是因为害怕失去工作,所以在这封道歉信公开之前,Margaret Mi在6月18日,就给卫哲写了一封道歉信,但是卫哲并没有接受,反而要求道衡大中国区投资银行业务负责人吕海歌亲自与其沟通,在沟通两周左右,沟通过程不是融洽,卫哲最后回复了一封邮件,到了7月4日,Margaret Mi收到的辞退信,公司方面给出解释违反职业操守。也代表着她在道衡的好日子结束了,成为了失业大军的一员。

从她的口中得知,她的下一步打算是去土耳其,但并不是像传闻那样,因为这件事情,让她感到抑郁,准备去土耳其自杀,其实,是因为她在土耳其拥有投资项目,土耳其有一个特别有名的景点是卡帕多奇亚,全世界热气球最多,风景怡人,历史悠久,打算跟朋友在那里开设一个7星级酒店,总共7间房子,如果顺利并且资金充足的话,酒店成立后,想来很多人会排队预定,为了在土耳其享受下生活的幸福,体会下生命的美好!那么,她的生活也不会因为工作辞退,如同大众想象的那么糟糕。

赶尽杀绝,与阿里无关?

看遍世间沧桑!一个人的气质,藏着他看过的书,走过的路和见过的人。你经历过的苦难、你包容过的世事、你走过的岁月,都会历练成睿智、优雅、大气、温柔,成为你一生的面相。这句话也诠释了卫哲做出决定的原因,毕竟每个决定都是过去自己的经历和感悟结合当时的环境做出的!

卫哲在2013年离开阿里前,经常参与阿里高层的决策,而在相处过程中,必然影响到他的所作所为!

互联网圈子向来一家独大,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互联网实时性和传播速度快的超乎想象!

区别于实体经济,不存在区域性经营,只要产品优秀,一夜之间所有国人都可以下载使用。

而也正缘于此,一直以来,互联网平台的竞争就没少过!

从滴滴和快滴大战,逼迫司机师傅二选一,到最后的合并。

外卖界美团逼迫餐饮业商家二选一,和饿了么展开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而阿里的二选一,其实在2012年就拉开了序幕!

2012年“双11”之际,阿里发函表示:近年来各电子商务网站积极参与的促销日“双十一”,天猫就“双十一”商标享有专用权,希望各网站不要在广告、活动中用到“双十一”的字眼,以免承担连带法律责任。

2013年6月,媒体报道天猫平台要求商家进行“二选一”抉择,标志着该政策从“双11”延伸到“618”;2015年8月,天猫宣布与迪卡侬、Timberland等20余家国际品牌签署独家合作协议,产品需要在天猫平台独家销售,这意味着“二选一”行为不仅限于“双11”、“618”等短暂性的节日时点,而是成了年度常态。

2017年双11前夕,京东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公开呛声某公司“二选一”,疑似矛头直指阿里巴巴。“二选一不是一家公司牛X的表现,其实是一种无能的表现,不过,任何一种下三滥的竞争手法都不会赢到最后!”阿里当时做出的回应是:“火不侵玉、邪不压正”。进一步表示:“称品牌商选择独家销售是自由选择,而京东等电商公司一旦遇到竞争,就把“二选一”当做有效的碰瓷手段。”对于此事,阿里的态度模棱两可,但结合2017年6月淘宝商家深夜收到阿里的电话,告知其如若不采取“二选一”政策,签订“独家合作”协议,将会调低排名,降低竞争力的做法来看,阿里当时的确做出过逼迫商家选择的行为!

而紧跟着2018年,拼多多平台3年庆主会场几乎所有品牌商家遭遇“强制二选一”(天猫和拼多多的战争),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在个人微信朋友圈下还发布了相关商家的聊天信息,还对于天猫关于此事的回应进行了预测,封住了阿里给出借口的后路,到最后阿里的回应是“不予置评”!

先是京东对天猫平台表示不满,而后拼多多也进一步透漏天猫对商家的“潜规则”,种种表现都说明了阿里的平台存在一定的问题,需要完善和修补。因平台“流量之争”而上热搜的阿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而实际上,“二选一”的行为,已经贬低了平台企业的社会形象,特别是许多企业在壮大到一定程度后,企业家更需要承担社会责任,这不仅是道德上的要求,而且是企业家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家作为战略决策者,承担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且,“二选一”的行为,也是超级平台垄断企业的做法,本质上限制市场的自由竞争,侵害了同行业的公平竞争权益,最终超级平台想要把定价权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让消费者服从商家的定价,损害了消费者的多元化选择权利和利益。回到现实,如果平台,只剩下天猫一个电商平台,消费者的消费选择途径必然要减少,电商寡头制,只能让消费者承担更高的购物成本!

卫哲对这次“数学”事件的处理,不难看出来带着阿里企业的影子,而只不过其他平台的位置变成了Margaret Mi,难以抉择的商家由道衡公司来担任,新的“二选一”局面,再度形成。这次博弈的结果,就是Margaret Mi被踢出场外,卫哲取得了胜利,但是这一次卫哲运用手中的权利逼迫道衡公司低头,道衡公司权衡之后,觉得卫哲的作用大于Margaret Mi的价值,但是卫哲如果故技重施,下一次还会成功吗?同样的道理,天猫商家一直想一家独大,逼迫商家做出选择,如果有一天商家的利益减少,那么还会继续留在天猫吗?

据悉,那些选择了与阿里独家合作的商家,总运营成本已经达到了40%,若按照50%的毛利计算,15%到20%的推广费用就已经很多了,一家传统企业一年做到1个亿,2000万就要给平台,就相当于为平台打工了!除了正常运营成本之外,商家还要提防价格战,各大电商的价格战频繁发动,商家只能进一步降低成本,为了留住市场份额;说到底,签约天猫后,商家利润并不能保证稳步上升,反而趋于下降,长久来看,如果天猫在推出新的措施,惹急了商家,商家必然会选择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上一篇: YouTube为创作者提供了更多赚钱的途径
下一篇:“渣男”洪伟逼疯90后,却把兴业基金、汇添富基金坑惨了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