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于斌

从2014年12月贾跃亭在微博上宣布乐视“SEE计划”开始,乐视汽车以及法拉第未来布局不断向前“大跃进”,在这之间,丑闻风波不断,高管大起大落,一步步见证了贾跃亭事业的荣光与覆灭。

2015年底,曾在Space X带领电池和燃料团队的Porter Harris离职;

2016年12月,曾先后在德国与中国的宝马公司任职,经手过宝马Z4、3系以及宝马i系电动车的生产管理的乐视汽车和法拉第未来生产总监弗兰克·施特则(Frank Sterzer)宣告离职;

2017年3月,法拉第未来全球CEO丁磊在微博上宣布从乐视汽车离职。时间回到两年前,当丁磊放下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的身份加入乐视汽车出任CEO时,可能没想到会离开的那么快。曾是国内顶级合资车企掌门人的他,选择去了一家连概念车都没发布的互联网造车企业,并且一步步作出重要布局:入主易到、与阿斯顿马丁宣布合作、分别发布了两款概念车LeSee和LeSee Pro;

2017年7月,原乐视汽车COO张海亮在顶替丁磊就任CEO不到4个月之后,与CTO牛福胜共同宣告离职;

同月,缔造了百度的无人车项目的乐视汽车智能驾驶副总裁倪凯从乐视汽车离职;

2017年11月,法拉第未来发布公告称,决定立即终止与CFO Stefan Krause和CTO Ulrich Kranz的雇佣关系,并称原CFO Stefan Krause先生阻碍公司正常融资顺利进行的行为因终止雇佣关系而得以终止,公司将加快并有效推进资金到位工作。公告还指出,法拉第未来正在对Stefan采取法律行动。同时,法拉第未来汽车制造负责人Bill Strickland(曾领导福特Fusion项目)也一同离开。

至此,法拉第未来七位VP组成的核心团队已经跑了仨,公开披露的高管团队仅剩4人,法拉第未来原有的“明星”高管团队已经彻底走向“支离破碎”。

内部团队剧变之下,The Verge网站为法拉第未来描绘了一个暗淡的前景,内部人士将之称作一艘沉没的大船,员工士气低迷。有报道称,法拉第未来还在不断地引进新的人才,其中一名高管在LinkedIn上自称是“危机处理专家”,将主要负责法拉第未来的传媒公关部门,以及另外一名主管即将要成立的全球税务部门的负责人。

另有媒体报道称,法拉第还在试图吸引更多投资者。尽管法拉第未来削减了生产计划,但公司依旧向外界表示对未来充满信心,并在积极吸引新的投资者,但是,有资料显示,法拉第未来正准备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

《钛媒体》在10月底一篇报道曾指出,根据贾跃亭“融资计划”相关文件,其本质上是“在美国申请破产和出售的计划”,不过,现在贾跃亭并没有如愿找到接盘法拉第未来的“冤大头”,因为原计划贾跃亭今年8月份就应该收到投资人的钱,并在11月完成公司法律关系上的变更,即新投资人彻底控股法拉第未来。但截止现在,并无新的进展。

对于上述说法,法拉第未来一直予以驳斥,并声称文件系伪造。法拉第未来写道:“这些文件并非由法拉第未来制作,并非代表法拉第未来或按法拉第未来要求而制作。我们可以证实称,任何破产传闻都是假的,公司并未申请破产保护,而且我们继续与潜在有兴趣的投资人举行会谈。”

然而,法拉第未来的反驳言论或难以起作用,无法重拾投资者们的信心,因为,这家原本有希望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已经三番两次无法兑现其诺言了。

在此背景之下,还能说法拉第有未来吗?

如果说此前的人事动荡还能勉强算是新创公司的阵痛期的话,那么前CFO Stefan Krause的离开无疑意味着法拉第未来融资彻底失败——贾跃亭以及法拉第未来“大跃进”的核心彻底被动摇,至少目前的情况是这样。也正因此,有消息称法拉第未来10亿美元建设内华达工厂的计划已经宣布彻底终止,并向内华达州政府归还了政府补贴。

自从乐视危机爆发以来,贾跃亭就宣称将重心放在汽车业务上,他远赴美国,全力以赴的继续他的造车梦。在法拉第未来发布法拉第FF91的时候,汽车之家的李想都说,法拉第FF91是一辆好车。

其在发布之时,更是创下了全球加速最快、续航最长的电动汽车记录。之后就宣布该车接受预定,将会在2018年以后陆续交车。

就像乐视“崩盘”的始料未及,法拉第未来不断曝出负面新闻,资金问题、团队分崩离析、与顾颖琼的诉讼口水仗…贾跃亭丑闻缠身下,法拉第未来始终无法完成新一轮融资,近期的内部矛盾、高管问题又持续爆发,在这样的情况下,法拉第未来能否生存下去还是问题,更何况是量产FF91汽车?


上一篇: 搜狗纽交所挂牌交易,再造搜索市场新版图
下一篇:网约车下半场大局初定,寡头时代将局部洗牌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