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于斌

有一个公认的事实就是,现在的农家乐已经太多了。同质化严重、民间特色越来越薄弱、商业性质越来越浓……遍地的农家乐已经不像过去那样能让来往游客开心快乐放松身心了,更多的是吐槽、不满与难堪。

1

合肥人谢梅眯着眼,坐在自家的院子里晒太阳。身边,还趴着一条看门狗,已经暖暖地睡着了。

看似悠闲,实则无奈。

要知道,她可是安吉大溪村一家农家乐的老板娘。只是,农家乐的大门,已经关了好几天了。因为实在是没生意,开门反倒要亏钱。

曾经热闹爆棚的大溪村农家乐,近几年生意确实不好做。用自家房子做生意的本地人,还可以撑撑看,那些被外人承包的农家乐,几乎一半以上都开不下去了。

“一天接不到一桌客人,开门反要亏钱。”谢梅说。

谢梅一家以前是开厂的。年轻时,做生意赚了一票,年纪大了,就想找个地方养养老,顺带做点小生意。五年前,她看中了大溪村的青山绿水,以每年30万元的价格,租下了一幢三层小楼。

谢梅的农家乐,就开在大溪村停车场附近,地段很好。但这两天,都关着门。“开门反倒要亏钱,还是关门最安心。”一天接不到一桌客人,谢梅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冷清,坐在自家院子里晒太阳,原本用来看护农家乐的一条大狗,已经睡着了。

“农家乐刚刚开起来时,生意确实是好。尤其是每年四五月份,春茶刚刚上来的时候,客人排队,翻桌都来不及。”

“不瞒你说,生意好的时候,我做半年,一年的房租就回来了,可现在呢?”谢梅有些不甘心,“交了一年房租,却只有小半年有生意做。”

房租30万元一年,水费电费人工费,还有各种成本费,七七八八加起来,一天没生意,农家乐就要净亏近1000元。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现在竞争太激烈,农家乐早已遍地开花了。”

于斌放眼望去,整个大溪村景区,农家乐遍地开花,只要有房子的地方基本都变成了农家乐。

谢梅似乎认命了,“这样一来,别说承包的农家乐没生意,本地农家乐日子也不好过。而且,除了流动的外地游客,其实在本地城市市民中,喜欢光顾农家乐的固定客户,就这么一拨。客人数量增长不明显,但农家乐却从几十家发展到了几百家,蛋糕就这么一个,生意全都分散出去了。”

“另外房租压力太大,菜品就容易不地道,农家乐吃的特色现在也越来越单一了。像有些开农家乐的房子,就是自己的家,不用交房租,没有生意,就自家烧点吃吃,本地特色很明显,也可以很用心。承包的农家乐就不同了,一年几十万元的房租摆在那儿,一天没生意,就要亏一天的钱。作为老板心态很容易失衡。没有房租压力做农家乐生意,更像是在烧饭给家里人吃。但是承包的农家乐,就是纯粹做生意赚钱。如果生意不好,为了不亏本,交得出房租,老板很有可能就会在菜品上做手脚。进货时,买最便宜的,甚至劣质的,卖出时,又缺斤少两,提高价格。”

“农家乐主要是做回头客的生意。”谢梅说话很实在,“你东西不好,骗得了人家一回,骗不了第二回,这样做生意,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另外,近年公款消费减少了,年底没人来吃饭了,也对谢梅的生意有所冲击。

“有些单位领导,吃惯了五星大饭店的生猛海鲜,就想换换口味,到农家乐来吃点土家菜,有时候发票都不够用。”谢梅直言不讳的说,“现在一年下来,发票本都用不完。就算是有单位来吃饭,也都是自掏腰包,不需要开发票。”

2

李强是南京市消费者协会工作人员,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南京乡村旅游市场发展现状,他对南京市21个农家乐展开了调查。

他发现,“南京市农家乐市场总体良好,但同质化竞争、乡村特色不足等问题也比较突出。”

根据李强的报告,眼下农家乐同质化比较严重,项目大多雷同无特色,因此在选择农家乐目的地时,有鲜明特色的景区更能获得消费者青睐。

“从实际调研的21个地点来看,南京农家乐公共服务配套尚待完善。对停车场调查时发现,目前在正常营业的农家乐均有停车场,其中,除金牛湖景区停车收费外,其余地点停车均不收费,超过70%的停车场有专人管理。游客服务中心调查中发现,除慢城、金牛湖、汤山七坊、楚韵花香、雨发生态园、浦口不老村、水墨大埝、六合巴布洛配备有游客服务中心以外,其余地点尚未配置。绝大多数农家乐均配置公共卫生设施,有专人维护,但部分设备较为老旧。”李强说。

李强还发现,南京农家乐旅游市场主要存在三个问题。首先是“缺特色”。有些地方开发主题虽然明确,但地方文化内涵挖掘不够,表现形式也单一。其次是“缺业态”。目前乡村旅游大部分停留在吃饭、钓鱼、采摘等“老三篇”上,服务雷同现象严重。此外还“缺理念”。许多农家乐都是一时宣传吸引了人气,但没有长期的、体系化的宣传及营销理念,导致农家乐可持续发展不足,回头客较少。

“未来只有突出特色、结合本地产业和自然人文环境的农家乐,才能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良性生存下去。”李强对着于斌坚定的说,俨然一副国家旅游局高级顾问的样子。

3

陈先生是温州老一批农家乐从业者。

作为老司机,他对温州市场的农家乐了如指掌,“温州市最早‘农家乐’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叶,一些农户利用自家空闲的房屋,依托当地的景区景点,兴办了一批以味美价廉的农家菜为主要特色的旅馆和饭店。”

在温州瓯海区泽雅镇众多从事“农家乐”经营的,陈先生算比较早的一个。1996年他还在做厨师,偶然发现越来越多的市民选择乡村田园作为放松休闲游的主要项目,和让他意识到“农家乐”商机无限,于是毅然放弃优越厨师待遇,回老家经营“农家乐”。

“我开了泽雅大道上的第一家农家乐。刚开始的时候服务员也只有廖廖数名,生意一直不温不火。随着泽雅风景区开发力度不断加大,当地交通环境不断改善,加上我一直坚持在菜肴上做足‘农’字特色,生意日渐红火。当地村民看到我的农家乐生意红火,也陆续开办农家乐,如今泽雅大道两旁聚集多家农家乐,成了当地著名的农家乐一条街。”陈先生自豪的说。

于斌做了个调查,现在整个温州的农家乐,大中小规模加在一起能有几千家。

不过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陈先生对农家乐生态有了新的看法,“历经十几年的发展,农家乐由冷趋热,从草根登上大雅之堂。然而,在引来一片叫好声的同时,质疑声也逐渐多了起来。现在几乎所有农家乐全是着眼‘吃’,而且菜肴雷同的多,有特色的少。游客第一次去农家乐感觉很新鲜,但后来多走一些地方,吃来吃去无非就是烤田鱼、本地鸡、炒粉干和大同小异的农家烧等,‘农’味不足,‘乐’趣不多。农家乐刚兴起来,到山里吃顿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感觉是件惬意的事,可几年下来,农家乐依然还是以吃喝为主,确实有些审美疲劳。”

“一些乡村星级农家乐休闲项目,无非都是棋牌、卡拉OK、泡脚捶背等越来越城市化的休闲项目,有的农家乐在经营方式和内容上仿照城市宾馆酒店的模式,一些具有山野情趣的东西被逐渐取消,让人觉得虽到了农村又像进了城市;一些农家乐所谓的农家体验存在玩噱头之嫌,这与都市人渴望在乡村野趣和在乡村中体验淳朴民风,感受乡村传统文化的消费初衷背道而驰。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节假日到农家乐游玩,往往会发现这样的令人难堪的情景:简陋的餐馆里,地上满是纸屑果皮,灶台四周污水横流。冷盘制作间卫生要求普遍不到位,生熟食混放,一些大锅菜放在外面没有遮盖等,农家乐的卫生状况令人担忧,个别农家乐私自宰客现象时有发生。”陈先生对目前的农家乐生态似乎有些不解和担忧。

“农家乐这种越发雷同,无序发展,使得一批缺乏特色实力不济的农家乐不得不提前退出竞争。相比前几年一哄而上火爆的经营场面,更多的经营业主无不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大批农家乐倒闭或歇业。”

写在最后

农家乐竞争越来越激烈,可以肯定的是,越来越多的“农家乐”已经让消费者乐不起来了。现在,已经有很多农家乐正在转型升级,转型后不是说农家乐越开越大了,而是越做越精了。商业化程度不能太高,农家的乡村气息不能减少。无论是本土的,还是外来承包的农家乐,如果再不创新,寻找适合自己且有特色的经营管理模式,就很容易被市场所淘汰。农家乐市场的未来,一定是回归“农家”本身,走特色化、精细化道路。


上一篇: 宜人贷净利润持续增长,互金企业排队上市
下一篇:iPhone X并不难抢,预计一个月会跌500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