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昨天锤子科技的发布会算是一波三折,首先坚果发布会遭受很严重的网络攻击,导致开场延迟了半小时,其次PPT都是老罗身边牛人许岑现场现做,老罗现讲。淡出大半年后再次回到舞台,老罗的外表看起来好像不太一样,我们也无从得知过去的一年里老罗和锤子都经历了什么,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每一场锤子的发布会,都离不开两个关键词——情怀。

这次锤子发布会,最大的收获就是老罗以及许岑为我们的示范了什么是遇到突发情况的最佳处理办法,老罗抱着可能没有下一页PPT或者PPT有误的风险照样强吹两个钟。彼时彼刻,无论是锤粉还是锤黑,都是相声爱好者,最大的赢家不是老罗,不是坚果,而是许岑。

当然,我也抱着相声爱好者的心态看完老罗的锤子发布会,觉得老罗更加成熟理智懂市场了,自始至终没有像之前那样豪不遮掩地讽刺和揭露竞争对手。在如此多类同的手机中,可贵的是锤子有自己的个性了,比拼的不是配置而是极致的简洁和用户体验。又看了坚果的拆机视频,和其他千元机对比,内部原件的复杂工艺让人震惊,成本会很高。

锤子和坚果,感觉就像矛和盾,老罗的情怀终于开始贴地飞行了,格调瞬间降了下来,这说明文艺范儿要想茂盛起来必须要有肥沃的经济土壤,并且根植其上才行,要不只能作死自成肥料。

从锤子手机的制作,就知道老罗有乔布斯的顽固,但是没有乔布斯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没有开拓视野的能力,这种领袖的缺陷不是一个团队能弥补的,这对一个完全靠领袖决策的公司来说是致命的。

也许是在锤子T1没有达到预期的情况下,老罗终于意识到自己和真正的大厂商之间的硬件差距,远远不是去日本旅游两趟找几个富士通离退休人员就能弥补的,而他也知道锤子的真正价值在于smartisanOS,所以这一次他想用搭载自家系统的千元机扩大用户群,这可以说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是同时这次试水也是对锤子品牌定位的一个巨大伤害,各种糖果色被盖和机身纯白面板近乎车祸现场般的搭配,似乎在给我们解释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杀马特人,一向横惯了的老罗也有点心虚,从开场用了大段篇幅解释提前泄密和重新上场就能看出,而这种心虚在产品本身的设计上也可见一斑。

最开始的工业设计只有两点噱头,用我自己的理解概括一下就是,第一,我们手机正面是白色的;第二,我们用尽一切办法不惜成本在上一代T1上把光线传感器和听筒搁在一个玻璃开孔里,但是这次我们在手机背面打了一个用来装饰的假孔。总的来说就是,用户的骄傲都是我赋予的,用户可能觉得非常一般甚至很莫名其妙的买点,老罗来给你解释,告诉你这个工艺多复杂我们多用心,所以你要感到骄傲,你要为我自豪。

看到这里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2.0OS上了,结果老罗告诉我们这次的改进就是以后我们的通讯录不用字母索引了,改用必须要点开三级界面(而且包含了滑动点击长按多重操作)的百家姓了,其实,不需要联网的语音助手其实算是全场最大亮点,击中了各种手机语音功能的痛处,只不过还是达不到用户对2.0OS的预期。

“如何卖出一款1500的手机?把定价定到899”这是某位网友的一句吐槽,老实说899也就一款合约机的价格。用过千元机的都知道,千元机也就这么回事,能用,但是要和2000价位及以上的机型比起来,不论是配置还是做工都逊色太多。定价低的好处就是,可以降低人们对于手机的期待,都899了,还要啥自行车?T1卖3000的时候一片骂声,因为用户是以一款3000元旗舰的心态看待它的。降1000的时候骂得更狠,因为牛皮吹破了。然而坚果只要899,用户的心理预期也就没那么大了,也就是说“试错成本”比较低,加上如果产品本身足够出色(在千元这个价位),那么坚果销量应该可以吊打T1。

最后宣布售价之后没有完,为了避免用户觉得买899的手机就骄傲不起来,老罗为大家准备了一个买菜的故事,告诉大家一定要继续骄傲下去。

没有了老罗式相声,没有了T1的情怀和自信,如今的锤子也很迷茫,为什么我能辩论过全世界,为什么我是东半球最好用的手机,却没有人来买我的手机呢?

【每篇覆盖100万人的科技评论,微博@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微信个人号117821818,订阅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ityubin』】


上一篇: 后专车时代如何能走上正轨?
下一篇:朋友圈社交回归理性,内容战胜营销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