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近日,工信部公布了虚拟运营商最新发展数据:截止到2015年3月底,已有20家转售企业正式放号,累计发展用户超过410万户。

从2013年底开始,工信部分五批批准了42家企业进行移动转售试点。如今试点工作已经开展一年有余,可是却有一半多的企业没有正式放号。

同时,《IT时报》报道称,今年3月开始,乐语关闭了位于北京的虚拟转售品牌“妙more”旗舰店,浙江连连科技也进行内部架构调整,解散全国运营团队。此外,华翔联信、话机世界、爱施德等负责转售业务的高管也频频离职。

很明显,虚拟运营商现如今的表现,与当初轰轰烈烈入场之时众人寄予的厚望相去甚远。那么,究竟为何虚拟运营商的发展不如预期呢?

身份问题,发展受限

所谓虚拟运营商,是指与电信运营商在某项业务或者某几项业务上形成合作关系的合作伙伴,它以自己的品牌面向最终用户提供服务,拥有自己的计费系统、客服号、营销和管理体系。

自2013年第一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发放之后,中国消费者除了三大运营商(电信、移动、联通)之外,还可以选择更多的电信运营商。

可现实并非如此,这些获得牌照的虚拟运营商,只不过是寄身于三大电信运营商门下的代理商,在市场中不能做到平起平坐。

换句话说,虚拟运营商的创新发展都必须以三大运营商的网络为基础。二者之间不是平等的竞争关系,而是业务的上下游关系。虚拟运营商就是使出浑身解数,充其量也就是个懂得72变的孙悟空,但是永远也逃不出如来的掌心,发展自然受到限制。

批零倒挂,悬而未决

在虚拟运营商入场之时,很多人信心满满的认为,电信资费下调的步伐越来越快了。但是,移动转售价格中的批零倒挂问题却让这种期盼成为一种奢望。

前几日,****总理在经济分析会上敦促降低上网费,认为1G流量70元的手机上网费太高。实际上,虚拟运营商拿到的批发价格甚至要高出市场零售价格。虚拟运营商抱怨,他们批发1G的流量需要150元。

一旦批零倒挂问题不能解决,虚拟运营商在4G时代将更难发展。目前正值中国4G发布,三大运营商为了跑马圈地,纷纷下调了现有的套餐资费。与此同时,虚拟运营商的批发价格却没有相应降低,这就导致虚拟运营商提供的3G套餐价格还要远远高于运营商的4G套餐价格。

试问,市场最通用、最有效的价格“利剑”都不具备,虚拟运营商还能拿出什么杀手锏与三大运营商抗衡呢?

宣传疲软,体验不佳

权威调查显示,用户对虚拟运营商的了解程度还很不够。其中,22.8%的手机用户听说过但不了解,62.9%的手机用户根本不知道何为虚拟运营商。尽管在170号段正式出现的时候,虚拟运营商的概念热闹了一阵,可是落地之后,宣传后劲不足,致使170号段并未被大众熟知。

此外,由于虚拟运营商的配套服务工作不到位,致使170号频频爆出使用问题。比如,很多网站、邮箱、银行等需要用户填写手机号码或与手机绑定,170号段无法识别,无法接收验证码、验证短信等。这对用户的第一感,无疑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而再想改变用户第一感,谈何容易?

准备不足,观望等待

作为一个新生的事物,其成长、发展道路本就注定不会一帆风顺,特别是在电信业这个涉及产品、用户、网络、资费、服务等诸多环节的行业,虚拟运营商在发展过程中遇到各种问题也属情理之中。

不过,除了以上的外因,其自身的不足也难辞其咎。具体来说,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是准备不足。

关于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的关系,我们可以比作水库和蓄水池的关系。运营商卖自来水,虚拟运营商就要卖冰棍或者矿泉水,这样才会吸引用户,才会创造价值。而现如今,众多虚拟运营商没有想好如何“加工”优质水的问题。

二是观望等待。

目前,虚拟运营商领域主要涉及8大派系,主要为以苏宁、国美、天音、乐语为代表的渠道派;以360、百度为首的互联网帮,以阿里巴巴、京东为代表的电商派;以小米、联想、海尔为代表的终端派;以平安保险、民生银行为代表的行业派;还有就是以北纬通信、远特通信为代表的CP或者是SP派。

尽管各具优势,但是经过一年多的试点起步,让他们明白,虚拟运营商“这晚饭”没有想象的那样好吃。

一方面,担心盲目扩张,难以保证用户服务,170号段的种种问题就是最好的证明;另一方面,即便是内心发急,也不敢贸然抢“地盘”,毕竟虚拟运营商的发号规则掌握在三大运营商的手中,和谐相处要比急功近利稳妥许多。

而最为关键的一点,还是众多虚拟运营商懂得生存的道理。发展差异化业务是打开市场的有利武器,其最佳途径是与手机厂商、可佩戴设备商、周边设备商、金融行业,物联网、互联网、智能家居等打造移动互联生态圈。

任何一项新业务的突破,都需要时间。这不得不让虚拟运营商们放慢脚步,静观其变。

引入虚拟运营商,一来可以推动电信业资费的合理下调,二来可以打造出创新型的电信业务产品。不过,其最深远的意义在与推动驱动创新,加速经济转型,最终受益于民。

因此,虚拟运营商要明白“打铁还需自身硬”,国家也应明理,给予政策上的倾斜或补贴,做到虚拟运营商和运营商一致同仁。

唯有这样,虚拟运营商才会由真正“实在”起来。


上一篇: 互联网彩票合法化利大于弊
下一篇:诺基亚重返手机市场能否东山再起?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